以置换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淘汰的1座35吨转炉,春季国内钢材社会库存创2015年以来新高

6月28日、6月29日,云南省工信委分别发布了《云南玉溪玉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100吨炼钢转炉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公示》(简称“《公示1》”)和《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合金钢电炉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调整公示》(简称“《公示2》”)。  《公示1》显示,云南玉溪玉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新建1座100吨炼钢转炉,新建炼钢产能115万吨,以置换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云南玉溪玉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淘汰的1座35吨转炉和2座60吨转炉,淘汰产能为153.2万吨。  《公示2》显示,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新建1座52吨合金钢电炉,新建炼钢产能38万吨,以置换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淘汰的1座35吨转炉,淘汰产能为45.83万吨。

今年上半年,中国钢铁行业运行状况平稳向好,市场价格波幅收窄,行业供需关系在二季度有所改善,社会库存压力有效缓解,行业企业盈利可观。其中,前5个月,中国钢材出口量下滑幅度收窄,钢材进口量出现下降。  王国清在分析上半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时指出,今年前5个月,中国钢铁产量继续回升,粗钢日产量再创新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5月,中国粗钢产量36986万吨,同比增长5.4%;钢材产量43467万吨,同比增长6.2%。今年以来,粗钢平均日产量明显增加,特别是4、5月份的粗钢日产量屡创历史新高,分别为255.7万吨和261.7万吨。  上半年,国内钢铁市场呈现先弱后强,整体波动幅度有所收窄的趋势。监测数据显示,截至6月27日,全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59.9,较年初下降3.7%。其中,重点监测的8大钢材品种10大城市均价涨跌互现,与2017年上半年相比,大部分品种价格涨跌幅度明显收窄。  在进出口方面,海关数据显示,1~5月中国出口钢材2849万吨,同比下降16.3%,较去年同期收窄9.4个百分点;进口钢材563万吨,同比下降0.7%。上半年,中国钢铁行业遭受贸易救济调查的案件数量明显上升。据监测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钢铁产品共遭受21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较去年同期增加11起。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仍悬而未决,加上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增多,钢材出口形势仍较为严峻。  同时,国内钢铁库存波动较大,春季库存创新高后加速下降后又回升。王国清介绍,春季国内钢材社会库存创2015年以来新高,建筑钢材社会库存创2009年以来新高。随着下游需求的逐步释放,钢材社会库存到达高点后快速下降随后又有所回升。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和行业运营环境良好的推动下,中国钢铁企业利润继续大幅上升。

6月29日,生态环境部举行6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生态环境部环境监察局田为勇局长出席新闻发布会,介绍强化督查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由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主持。  田为勇介绍,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核心内容是工作重心和工作思路的转变和调整,从过去生态环境部主要抓宏观政策,抓顶层设计,转变为既抓宏观政策,又抓微观落实。通过狠抓执法督察,把责任扎扎实实落实到基层。  田为勇在回答记者问时表示,去年我们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大气强化督查,从去年一年的督查中我们建立了清单,解决了很多问题,特别在对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的落实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以用“吃药”理论来形容,我们过去药方子都是对的,但是大家最后有的吃了,有的没吃。通过去年我们一年的强化督查,就是让大家把药吃下去,效果是明显的。在认真总结去年督查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在七个方面更加完善。  他还表示,京津冀2+26个城市所有45米以上的烟囱,已全部安装在线监控设备,并且和环保部联网。通过联网数据,可以随时看到每一个企业的排放情况以及监控设施的运行状况。在京津冀“2+26”城市共安装1532家企业,涉及到烟囱也就是监控点共2935个,实现24小时不间断监控。从监控数据来看,钢铁行业数量不是很多,大概占到了全部高架源企业的10%左右,但是排放量占到了全部高架源企业的三分之一。所以说,钢铁行业始终是我们强化督查工作的重点之一。关于采矿行业,从生态环境角度来说,现在暂时还不会列为强化督查的重点,主要还是在用煤这个环节会产生大量的污染,这里以电力行业为例,电力行业的排放量在京津冀2+26城市占到20%。  田为勇还强调,随着国家管理越来越严,标准绝对不会只在重点区域用完以后就不用了,合适的肯定还会推广。从今年10月1日起,京津冀“2+26”城市钢铁、火电等行业执行特别排放限值,随后将视情况逐步推广。  发布会文字实录(部分)  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环境执法和强化督查工作的关心、理解、支持和帮助,特别是去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的强化督查工作取得较好的成绩,凝聚了大家的辛劳和奉献,再次表示衷心感谢。  大家知道,4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要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7场标志性的战役。在5月18日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总书记就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进行了全面系统部署。6月1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对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出详尽安排。  生态环境部梳理总结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7+4”行动,即打赢蓝天保卫战,打好柴油货车污染治理、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渤海综合治理、长江保护修复、水源地保护、农业农村污染治理七场标志性重大战役和落实《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打击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排放、“绿盾”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等四个专项行动,涉及到大气、水、土壤和生态等生态环境的主要领域。  总书记讲,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一场大仗、硬仗、苦仗。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首先要抓好顶层设计,其次要抓好督查落实,再有就是要有一套正确的策略和方法。  一、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首先是抓宏观顶层设计。  2018年3月,经国务院同意,生态环境部联合水利部印发《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方案》,生态环境部联合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中国科学院、国家海洋局印发《“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实施方案》;5月,印发《关于聚焦长江经济带坚决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专项行动方案》《全面落实<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2018-2020年行动方案》;6月,国务院常务会审议通过《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近期将正式印发。其他行动方案正在稳步有序推进。  二、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关键在抓落实  2018年6月8日,生态环境部召开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启动视频会,李干杰部长对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总体思路进行了阐述和部署,核心内容是工作重心和工作思路的转变和调整,从过去生态环境部主要抓宏观政策,抓顶层设计,转变为既抓宏观政策,又抓微观落实。通过狠抓执法督察,把责任扎扎实实落实到基层。  从5月7日起,生态环境部先后启动了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清废行动、饮用水水源地保护、蓝天保卫战等专项督查,目前各项工作正在积极推进。  (一)城市黑臭水体治理行动进展情况  从5月7日开始,分三批开展督查,第一批督查对8个省(区、市)20个城市开展督查,共督查458个黑臭水体,确认其中26个未消除黑臭,同时新发现黑臭水体242个。  (二)清废行动进展情况  5月9日,调集3000人,组成150个督查组开展了“清废行动2018”第一阶段督查。督查期间各督查组共摸排2796个固体废物堆存点。经过现场核实,发现存在问题的有1308个。截至5月底,生态环境部已对问题严重的111个案件进行部级挂牌督办,对于其它一般性的1197个问题进行省级挂牌督办,并以督办函的形式向问题所在地市县两级政府交办。同时对全部1308个问题通过部网站、中国环境报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目前,各地正按照清理现场,查清来源,依法处理非法倾倒企业和严肃追责问责四个方面要求积极整改中。  (三)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督查进展情况  2018年5月20日-6月2日,生态环境部组织开展了2018年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第一轮专项督查。共抽调全国27个省(区、市)执法骨干1426人,组成273个专项督查组,通过卫星遥感监测和群众投诉举报等多种渠道报送的3991个清单内问题,发现清单外问题2260个。  (四)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进展情况  6月11日开始,组成200个督查组,对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开展督查,拉开了今年蓝天保卫战的序幕。第一轮次督查到6月24日,发现2690个问题。  三、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还要有正确的策略和方法  在梳理和分析2017-2018年度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方法和经验的基础上,生态环境部总结出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主要做法。具体来讲有以下几点:  (一)突出重点。七项标志性战役和四个专项行动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主要针对特定地区的重点问题开展工作,目标和任务清晰有限,绝非“大而全”。重中之中是打赢蓝天保卫战。  (二)合力攻坚。此次污染防治攻坚战每一个战役或专项行动都要统筹全国生态环境系统力量,既抽调地方力量,也抽调部机关、直属单位人员;既抽调执法人员,又抽调管理人员、科研和专业技术人员,调集全国业务骨干,集中兵力,合力攻坚。  (三)清单管理。以问题为导向,生态环境部直接指挥,全面发现问题。对发现的问题采用清单式管理,拉条挂账,一盯到底。  (四)压实责任。对发现的问题,直接交办地方政府,采用“排查、交办、核查、约谈、专项督察”的“五步法”,压实地方各级党委政府责任,推动解决一些长期解决不了的“硬骨头”问题。  (五)依法处理。污染防治攻坚战绝非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关停企业,而是督促地方依法依规分类调查处理。工作中绝不允许违法违纪问题发生,一经发现,严惩不贷,并且指名道姓公开通报。  (六)力求多效。通过“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既解决环境问题,又努力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现象。通过查处污染投诉,既打击环境违法行为,又解决群众身边的污染问题,力求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多赢。  (七)依靠科技。运用“热点网格”技术,提高督查的针对性,准确性。采用卫星遥感数据,精确判断水源地边界。使用督查APP,大幅提高工作效率,同时又确保客观公正。  (八)公开透明。七个标志性战役和四个专项行动每日发布督查进展情况和发现问题清单,曝光突出环境问题,组织现场采访和深度报道,采用多种形式共同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号角已经吹响。生态环境部正在组织全系统力量,以攻城拔寨之气势对各重点领域合力攻坚,为打好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而不懈奋斗。  刘友宾:下面,请大家提问。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中提到,要精准施策治理污染,那此次启动的新一轮重点区域强化督查,与之前的督查相比较,有哪些创新和特点?  田为勇:谢谢央视的记者,去年我们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大气强化督查,从去年一年的督查中我们建立了清单,解决了很多问题,特别在对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的落实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以用“吃药”理论来形容,我们过去药方子都是对的,但是大家最后有的吃了,有的没吃。通过去年我们一年的强化督查,就是让大家把药吃下去,效果是明显的。在认真总结去年督查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在七个方面更加完善。  一是覆盖范围更广。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确定了三个重点区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长三角地区。我们强化督查也相应的从去年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扩展到了汾渭平原和长三角地区,从28个城市扩展到了80个城市,三个区域的督查方式方法也会不同,有驻点督查,也有机动式督查。  二是参与人员更多。去年抽调地方及部直属单位约8000人次参加督查、巡查和特别行动工作。今年将调集3万人,参加攻坚战,重中之重还是蓝天保卫战,3万人当中有1.8万人是围绕着蓝天保卫战开展工作的。  三是督查力度更大。去年我们是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为中心,派驻28个督查组开展督查。今年是以县(市、区)为中心,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和汾渭平原11城市的531个县(市、区),派驻约290个左右督查组,每个督查组负责1至3个及以上县(市、区),深入一线开展督查。去年每个城市8个人,今年每1-3个县(市、区)3人,无论是督查数量还是督查深度都有很大提升。去年每天查300-400个点位,现在每天就要查2000-3000个点位。  四是督查内容更全。去年的我们重点抓了“两散”和“两提”,即平时抓“散乱污”企业整治和“散煤”治理,重污染天气应对要“提高级别响应”“提前三天发布预警”,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今年以“四大结构”调整为治本之策。以“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和达标排放为重点,优化产业结构;以散煤清洁化替代为重点,优化能源结构;以公路转铁路和柴油货车治理为重点,优化运输结构;以矿山、绿地和扬尘综合整治为重点,优化用地结构。  五是技术手段更强。强化督查运用在线监控、“热点网格”技术、在2+26城市,通过卫星遥感技术,划出了PM2.5浓度较高、排放较大的3600个热点网格。发挥微信举报作用、使用执法APP、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提高督查的针对性,准确性。我们用热点网格结合地面的小微站,小微站有一个黑匣子,一般挂在屋角或者通讯杆子上面装上,结合移动式的监测的遥感器,这样基本上可以锁定一个地区的污染变化情况。很多情况是某一个时间段,每天早晨七点到九点在某一个网格发生变化。过去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通过七点到九点去这个网格查,污染物到底是谁排的,发现有施工就抓到了。抓到以后不一定就是他,我们还要回头通过热点网格评估,污染物是不是下来了,排放量是不是下来了,下来了说明我们找准了,我们把这些技术用在了我们督查当中,对于发现问题及时的解决问题都发挥重要的作用。  六是调度指挥更准。我们从全国环境执法大练兵中调选精英组成调度指挥部(专项办),负责调度督查组活动。专项办会向各督查组提供问题清单,对督查区域内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今年督查分三个阶段,各阶段督查重点将有所侧重,比如:6-7月重点是“回头看”;8-9月重点工业炉窑、矿山治理、小火电淘汰、扬尘治理及秸杆焚烧等。  七是执法执纪更严。督查前,派出单位会做廉政教育,督查组成员签署廉政承诺书;督查中,我们会在微信群对督查人员三天一提醒;督查结束后,督查人员还要签《强化督查期间遵守纪律和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情况自查表》并报备。对工作中发现的违法违纪问题,严惩不贷。  外媒:对于新一轮强化督查来说,煤炭和钢铁行业是否会成为督查重点?此外,我们了解到此次对28个北方城市煤炭、钢铁行业排放标准进行了严格要求,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这个标准是否会扩大到其他城市?  田为勇:谢谢,我用一组数据来解答你刚才提的第一个问题。我在办公室随时可以看到高架源的排放情况,这项工作在去年5月份之前完成,京津冀2+26个城市所有45米以上的烟囱,已全部安装在线监控设备,并且和环保部联网。通过联网数据,我们可以随时看到每一个企业的排放情况以及监控设施的运行状况。在京津冀“2+26”城市共安装1532家企业,涉及到烟囱也就是监控点共2935个,实现24小时不间断监控。从监控数据来看,钢铁行业数量不是很多,大概占到了全部高架源企业的10%左右,但是排放量占到了全部高架源企业的三分之一。所以说,钢铁行业始终是我们强化督查工作的重点之一。关于采矿行业,从生态环境角度来说,现在暂时还不会列为强化督查的重点,主要还是在用煤这个环节会产生大量的污染,这里以电力行业为例,电力行业的排放量在京津冀2+26城市占到20%。  第二个问题,随着国家管理越来越严,标准绝对不会只在重点区域用完以后就不用了,合适的肯定还会推广。从今年10月1日起,京津冀“2+26”城市钢铁、火电等行业执行特别排放限值,随后将视情况逐步推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