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环保限产要求不断的背景下,对此进一步优化攻坚方案

始建于1964年的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位列中国四大特钢企业集团之一。先后历经三次转型升级,西宁特钢对青海省国有经济平稳运行做出了积极贡献。  数据显示,该企业上半年生产铁64.56万吨,同比增加41.78%;钢71.05万吨,同比增加31.16%;钢材71.82万吨,同比增加22.12%;铁精粉54.89万吨,同比增加7.7%;焦炭17.2万吨,同比下降30.77%。全集团合并实现销售收入39.15亿元,同比增加9.84亿元,增幅33.55%,并实现小幅盈利。  但在改革的洪流中,市场环境瞬息万变。西宁特钢和国内大部分“钢铁老大”一样,经历辉煌后逐渐陷入结构老化、生产效率低的困境之中,如何为这家拥有万名员工的大型钢铁企业解困脱困,使之科学发展,焕发出全新生机,成为近年来摆在青海省政府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8月13日,在西钢集团深化改革金融支持座谈会上,青海省政府副省长王黎明、西宁特钢董事长张永利及相关政府、银行、企业负责人共同为企业改革发展谋路子,出主意。  “沉重的债务负担导致财务费用高、沉重的资产负担导致折旧费用高、结构性冗员导致人工成本高、工作效率低、新装备掌控能力不足导致的生产效率低。上述问题是企业近年来倾注了大量精力,却始终没有能够彻底解决的发展问题。但是,我们经过近期的分析、研判,也清楚的认识到,企业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具备了一定的发展优势。”面对企业危机困境,张永利坦言。  张永利口中的“发展优势”,既有企业自身重新“洗牌”的动力,又不乏当前市场大环境带来的生机。从宏观看,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推动质量、效率、动力三大变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等举措对全社会经济转型发展带来长远利好。从行业看,当前钢铁去产能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市场需求复苏、价格回归乃至快速升高。在外部政策和环境影响下,行业的大调整和大变革仍将持续推进,其他企业同样面临着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现实课题,这是西钢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弯道超车的难得契机。  深化国企改革,要有革故鼎新、破除自我枷锁与勇于“割肉”的魄力,方向已明确,下一步路在何方?张永利大胆提出想法。“大幅压缩机构编制、管理人员和领导干部编制,全面调整薪酬体系,向一线岗位和重点岗位倾斜,拉开部门之间、分厂之间的收入差距。同时,加大工资浮动比例部分,不再片面追求同工同酬,打破各种‘大锅饭’。全面改革市场开发与营销体制,提升市场开拓能力。西钢多年来的‘以销定产’营销方式制约了内部生产能力的发挥,要将产品开发与市场营销紧密结合,确立西钢的核心特色品种。”  生产环节则确立高炉—转炉—连轧普材生产线,全力拉动规模,致力于满足青藏市场螺纹钢需求。确立高炉—电炉—大小棒线特钢生产线,在全力保证生产规模的前提下调整产品结构,建立以高标准轴承钢、齿轮钢、不锈钢、汽车用钢为主的产品系列。关停35吨电炉、锻钢电液锤和快锻机落后生产线,以及与之配套的公辅设施,打破无效、低效的“瓶瓶罐罐”。  “除在科技创新方面进行专项奖励外,取消一切单项奖励,将有限的资金用在原材料保障、生产规模扩大、产品质量提升上。”在如何统筹全局控制费用方面,张永利如是说。  随后,王黎明表示,当前,西钢集团改革脱困工作取得积极成效,呈现出锐意进取、推动变革的良好氛围,要正确认识当前西钢集团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当前,政府、银行、企业各方要共同努力,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形成合力全面完成西钢改革脱困任务,为推动西钢集团改革脱困,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环境,提供有力保障。

今年以来,在环保限产要求不断的背景下,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仍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不断创下新高。分析师陈克新分析指出,全年全国粗钢产量将达9亿吨,加上1000多万吨的粗钢进口量(以钢材进口量折算),全部新增资源量势必突破9亿吨。  今年,在“蓝天保卫战”的攻坚要求下,各地纷纷出台环保措施,其中钢铁行业成为控制排放的主要领域。  如7月初,唐山市政府发布《唐山市钢铁、焦化超低排放和燃煤电厂深度减排实施方案》,此后一个月内唐山各级政府单位发布限产相关政策高达12次。生态环境部近日下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意见征询稿要求,对钢铁、焦化、铸造行业实施部分错峰生产,建材行业实施全面错峰生产。其中,重点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其他城市限产比例不得低于30%。方案相较去年执行力度更严,限产时间有可能延长。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45116万吨,同比增长6%;钢材产量53085万吨,同比增长6%,增速提高4.9个百分点。其中,6月份全国粗钢产量8020万吨,同比增长7.5%;钢材产量9551万吨,同比增长7.2%。  在陈克新看来,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持续的较大幅度增长,主要是源于消费需求的拉动。“一般而言,当年生产的粗钢与钢材只能有两条出路:首先是进入消费,剩余部分进入库存,表现为社会库存量与钢铁企业库存量的相应增加。”  考虑到今年以来全国钢材社会库存与钢铁企业库存同比均未有大幅增长,甚至比前期库存高点还有显著下降,这就表明上半年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也包括较大幅度的增长量,基本上都转化为消费量。换言之,上半年的全国粗钢新增资源量(同期产量加进口量)约为45818万吨,而同期的全国粗钢实际消费量也大约在4.6亿吨左右。  陈克新在分析下半年全国粗钢(钢材)供需形势时指出,在需求侧,决策部门扩大基建投资来稳定国内经济增长,应对外部需求严峻形势;加之偏向宽松的货币政策与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配合,且人民币汇率贬值对于出口关税壁垒有一定抵消效应,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全国粗钢(钢材)总需求将有增无减,会突破9亿吨整数关口。在供应侧,决策部门扩内需的拉动加之较高利润的驱使,钢铁企业势必在下半年积极增产。全年全国粗钢产量会达到9亿吨,再加上1000多万吨的粗钢进口量(以钢材进口量折算),全部新增资源量势必突破9亿吨。如果下半年全国钢材库存没有异常增加,那么全年粗钢实际消费量会达9亿吨。

8月10日,唐山市生态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提高钢铁企业高炉限产比例通知》,因攻坚行动期间市区国控点空气质量综合指数高于周边县区,对此进一步优化攻坚方案,要求唐山丰南区钢铁企业限产比例由7月20日20%-37.1%提高至50%,禁止出现闷高炉代替停高炉,于8月12日开始执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