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是乙某支付了现金货款,可再采取对高炉实施部分时间段停产的方式实施管控和限产

厦门日报讯(记者 谭心怡
通讯员海法宣)被债务人欠钱心急如焚,债权人动起了歪脑筋,想要来个“私力救济”,最终却陷入“不当得利”纠纷。近日,海沧法院发布了一起因债主太心急而引发的侵权案。  案情:催债未果
让员工给对方下套  甲某(化名)负债累累,拖欠了孙某(化名)一笔十几万元的款项,一直未还,孙某数次催讨未果。  某天,孙某偶然听说甲某要购买钢材,就设下了“圈套”,指示员工小强(化名)隐瞒真实身份,引诱甲某进行钢材现金交易,以期收取甲某的货款用于冲抵甲某的先前欠款。  而后孙某暗示小强自称“王某”,主动联系甲某,称有钢材要以优惠价格出售,甲某便将信息转告同村经营建材的乙某(化名),乙某表示愿意购买。双方约定于次日下午交易,并特别要求以现金方式交易。  次日,乙某到银行取现后,与甲某驾车前往小强指定的地点进行交易。双方验货合格后,小强收取了乙某现金18万元并安排货车运输钢材,乙某支付运费。随后,小强将货款交付给孙某,孙某在途中拦截货车运走钢材。孙某还在事后发短信告知甲某“钢材扣走,借条还你”,后来,乙某以“不当得利”纠纷向法院起诉。  审理:谁支付货款
成为审理关键点  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双方对交易主体各执一词的情况下,鉴于本案是即时清结的现金交易,在此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模式下,由谁支付现金便成为认定交易主体的关键。本案是乙某支付了现金货款,故乙某即为案涉钢材的真实买方。本案真实买家、货款及运费支付者均系乙某,乙某亲自参与该交易及货物押运,故孙某拦截并扣留案涉钢材时,该批钢材的所有权应归属于乙某而非甲某,孙某的行为侵害了乙某的合法权益。  上述案涉钢材买卖合同履行完毕后,钢材所有权就已转移至乙某,孙某强行拦扣已经属于乙某的钢材,已构成侵权。孙某取得案涉钢材缺乏合法依据,并致他人受损害,已构成不当得利。  最终,法院经审理判令孙某应返还案涉钢材款并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河北唐山市发改委日前下发《关于严格落实钢铁行业高炉装备错峰生产要求的函》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按照市政府印发的《唐山市2018-2019年秋冬季钢铁行业错峰生产方案》(唐政字[2018]119号)“各县(市)区政府、各钢铁企业应按照错峰生产期高炉完全停产方式实施管控和限产,不得采用焖炉等方式代替限产任务量;连续停产的高炉仍达不到规定限产比例的,可再采取对高炉实施部分时间段停产的方式实施管控和限产”的要求,对于县(市)区和企业“一厂一策”方案中高炉控风减氧方式、短期检修减产方式组织停限产的企业,必须采取高炉完全停产方式(按照钢铁企业最终限产产能的80%进行扒炉限产)实施管控和限产,不得以高炉控风减氧、短期检修等减产方式代替错峰生产限产,并不得将其减产量计入错峰生产限产量。  同时对于《唐山市2018-2019年秋冬季钢铁行业错峰生产方案》中“连续停产的高炉仍达不到规定限产比例的,可再采取对高炉实施部分时间段停产的方式实施管控和限产”的措施,“部分时间段停产”不得低于一周时间,并要求高炉风口拆除、出铁口不再出铁,每天留存高炉风口拆除后风量曲线图视频图片、生产报表、物料平衡表、能源平衡表等资料。

近日,河北省廊坊市印发《关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为打赢蓝天保卫战,要加快无钢市建设,2019年底前彻底实现“无钢市”建设,对现存的两家钢厂完成产能退出任务。  
  据了解,截至2017年6月底,廊坊市共有4家钢铁生产企业。2017年,已实现整体退出的2家钢企为:河北前进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霸州市新利钢铁有限公司。其中,霸州市新利钢铁有限公司于2017年4月26日实现停炉停产,2017年7月21日通过了河北省钢铁煤炭火电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验收,退出炼铁产能182万吨、炼钢产能270万吨;河北前进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23日实现停炉停产,退出炼铁产能234万吨、炼钢产能228万吨。  目前廊坊市仅余文安县新钢钢铁有限公司和洸远金属制品有限公司2家钢企,其产能装备情况如下图所示——  
  来源:廊坊市发改委网站  突发!河北胜宝钢铁产能退出停产!  根据河北省政府钢铁产业政策要求,河北胜宝钢铁产能全部退出,据最新消息7日开始企业正式停产。  河北胜宝年钢铁产能450万吨;主要生产热轧带钢、冷轧带钢、镀锌带钢及钢管等产品;此次高炉停产主要影响钢坯和热轧带钢,镀锌带钢及钢管仍正常生产。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