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能源消费总量同比下降3.4%,为包括钢铁业在内的各行业转型升级提供制度保障

近日,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中国钢铁工业节能低碳发展报告2018》(简称《报告》),预计2018年全年钢铁行业在产量增长11.0%的情况,能源消费总量同比增长仅8.9%;2019年能源消费总量同比下降3.4%。  其中,粗钢产量2018年为9.23亿吨,同比增速为11%,预测2019年产量将降低至9.0亿吨,增速同比下降2.4%;生铁产量2018年将达到7.63亿吨,同比增长速度为1.6%,2019年这一数据为7.26%,同比下降2.5%。  《报告》显示废钢资源趋于充裕。其预计,到2020年中国钢铁蓄积量将达到100亿吨,到2025年中国钢铁蓄量120亿吨;到2020年中国的废钢资源年产出量将达到2.1亿吨,到2025年2.7到3亿吨。这将为电炉钢发展提供充足的原料。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能源消耗总量成为钢铁发展的一项重要要素,具有一票否决权,‘用能权就是发展权’。并且钢铁企业产能指标可以跨省转移,但目前能源消费总量跨省转移很难,还没有先例。”  《报告》认为,钢铁行业将逐步成为碳市场的主力军。2017年12月启动全国碳市场,分为基础建设期、模拟运行期和深化完善期三个阶段进行推进,并以电力为突破口,率先开展交易,按照“成熟一个行业纳入一个行业”的原则逐步扩大覆盖范围。  李新创称:“所有钢铁企业均应高度重视夯实低碳发展基础能力建设,积极谋划低碳转型发展。”  从2017年分国别生产工艺来看,欧、美、印度等国家电炉钢占比60%左右,亚洲其他国家占比在20%-30%之间,只有中国仅为9%左右。中国的电炉钢占比和欧美、日韩等传统钢铁强国相比,比例严重偏低,造成中国的平均吨钢综合能耗指标和国外平均吨钢综合能耗指标相比,在结构用能上差距是巨大的。  李新创认为目前中国钢铁工业节能主要存在5方面问题。一是,中国钢铁业偏重的生产结构将是制约我国钢铁工业能效提升最主要的问题;二是,节能新技术的推广程度和创新难度大、进度慢;三是,企业领导层对节能工作的重视程度仍然不够,节能管理基础能力薄弱;四是,单一的行政命令式节能减排考核机制越来越难以适应节能工作形势的发展;五是,钢铁企业统计数据失真现象较为明显,一些突破理论值的能耗数据都在出现,数据的失真给行业节能统计、分析和预测工作带来困难。  中国节能协会副理事长房庆直言:“节约能源、环境保护、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节能减排、低碳发展已成为各国共识,我国政府高度重视节能环保工作,冶金专委会为冶金行业节能发展发挥着有力的助推作用。”  《中国钢铁工业节能低碳发展报告2018》是在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发布的,主办单位为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和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

唐山市最新通知,12月20日15时至12月31日24时,在原有基础上,采取以下强化管控措施:  1、钢铁企业烧结机全部停产,除因必保供暖和技术问题导致烧结机无法全停的,经环保部门认定后维持最低生产负荷。  2、焦化结焦36小时,因技术无法达到的,经环保部门认定维持最后结焦时间。  3、水泥企业全停。  4、铸造、轧钢、工业窑炉企业,矿山开采企业全部停产。

持续深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去产能”。来自国内钢厂及其上下游企业的高管,以及主管部门、行业协会、研究机构的代表,22日到23日齐聚“钢都”辽宁省鞍山市,从改革开放历程中总结发展经验,把脉行业未来趋势。  作为共和国最早建立完整工业体系的行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钢铁业迅速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如今已成为基础性工业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中国冶金报社社长陆闻言说,40年来,中国钢铁业从小到大、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国有经济“一枝独秀”到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可以说是众多行业发展进步的缩影。其中,宝钢开建、首钢扩大自主权、武钢加强质量管理、邯钢模拟市场核算等重大事件,都引领了改革开放的潮流。  近年来随着我国钢铁市场日渐饱和,行业潜藏的诸多问题开始显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秘书长刘振江表示,面对产能严重过剩和行业负债率居高不下的情况,这几年国内钢铁业实施以“去产能”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也收获了巨大成果。“全行业在度过了2015年的‘寒冬’后,已连续三年迎来稳定增长。”刘振江说。  面对行业困境,鞍钢集团推行差异性管控、市场化经营和契约化管理的全新体制机制,规划钢铁、矿产资源和工业服务三大板块协同发展格局,并借助金融资本、“互联网+”等赋能传统产业。中国一重集团一手瞄准智能制造加快传统产业优化升级,一手培育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农机、金融等新动能。中国一重集团董事长刘明忠说,刚从改革脱困中走出来的一重正乘势而为,争当世界一流企业。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副局长许乐夫还认为,未来各地要从重视产业政策到重视竞争政策转型,建立开放、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为包括钢铁业在内的各行业转型升级提供制度保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