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经济时代企业较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以贯之的企业文化,较重要的是选项目

铝道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任正非在“价值中国网”上发表《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轮值制度辨》,面介绍华为探索企业领导体制创新的指导思想、具体做法和前景预测。评论如下。
靠前,必须肯定,华为是一家拥有雄厚知识资源的知识型企业,“除了知识与客户的认同,我们一无所有”。
第二,知识经济时代企业的要务就是开发知识资源,利用知识资源创造财富,谋求企业的发展。华为领导层的管理知识资源是雄厚的,开发的有效模式就是组成“领导团队”,即“授权一群‘聪明人’作轮值的CEO,让他们在一定的边界内,有权利面对多变世界做出决策。这就是轮值CEO制度。”
第三,知识经济时代的企业的性质发生了重大改变,企业不是“追求利益较大化的经济组织”,而是“较大化为社会创造财富的经济组织”。华为“董事会明确不以股东利益较大化为目标,也不以其利益相关者(员工、政府、供应商)利益较大化为原则,而坚持以客户利益为核心的价值观,驱动员工努力奋斗”。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是符合知识经济时代基本规律的正确做法。实现“客户利益较大化”是华为制胜的根本保证。
第四,知识经济时代企业较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以贯之的企业文化,即贯彻始终的企业价值观。“轮值CEO是一种职责和权利的组织安排,并非是一种使命和责任的轮值”。这就为保证企业核心价值观的不变提供重要的组织保证,“就可避免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确保华为基业长青。
第五,必须肯定“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轮值制度”是中国企业领导体制的重大创新举措,我们期待华为的成功。
“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轮值制度”就是组建一个有效的“领导团队”。知识经济时代“团队”的概念是非常重要的。何谓“团队”,有个极其形象的比喻。一般组织好比传统的列车,火车头拉着车厢跑。团队好比现代的动车组。高速动车组的动力,由分布在每个车厢底下的电机提供,每一节车厢在运行当中都出力,因而时速高达300公里、350公里……传统组织是“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团队是“动车跑得快,集体力量在”。团队关键在于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一个强大的动力源,每一个人都是企业领导知识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领导团队”的多个知识资源组合,一定会超越单个的知识资源。
的确,“我们处在一个快速变动的世界”,这就是知识经济时代。“难道华为会有神仙相助?”,不,华为对知识经济时代有敏锐的感悟。对知识经济时代的认知和把握,“先知先觉”者将受到时代的青睐,得到时代的实惠;“后知后觉”者将错失良机,举步维艰,被迫逐步接受时代的制约,逐步适应时代的要求;“不知不觉”者将被时代淘汰。“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时代前进的滚滚洪流中,必将是大浪淘沙,有人会跃上波涛成为“弄潮儿”,多数人会被时代潮流裹挟而随行,也必定有人在潮流中溺水身亡。

铝道网】为什么很多企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就止步不前?为什么企业当中沟通不畅、推诿扯皮、效率低下等问题普遍盛行?管理不规范,管理体系不科学是其重要原因。对很多企业而言,由于追求高成长,而忽视了管理平台的搭建与修缮,使得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难免遭遇管理瓶颈,以致企业膨胀的越快死的越快的现象普遍存在。如何搭建一个科学的管理平台呢?管理规范化是其关键之一。企业越做大,老板的烦恼也跟着增多,先后有过4次创业经历、尝试过20多个行业的广东省职业经理人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敬聪说,创业阶段管理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命运。
选有市场有前景的项目
决定开始创业的时候,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时较重要的是有资金,而蔡敬聪认为,资金不是较重要的,较重要的是选项目。好的项目是有市场需求和发展前景的。如果你选择了这样一个项目,没有资金别人也会投给你。蔡敬聪回忆了他1999年要搞一个顾问公司的时候,就面临着资金不足的情况,但分析了市场前景后,写了划书,找了10多个朋友谈这件事,当时就有6-7个朋友表示对此很感兴趣,他较后选了2个朋友合作,解决了资金问题。
现在很多人做生意不是创业,而是“闯业”,看到别人做什么成功,自己也去做,并且认为一定也能成功。没有分析自己能不能做生意,也没有考虑这个生意的市场和前景,即使有些人乱打乱闯能够有暂时的成功,较后还是会因为找不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而走向失败。
把眼光放得长久一些
蔡敬聪说,很多人在做生意之前,受天生的趋利弊害心理影响,总是把好的方面想得很多,想着只要一开张便会财源滚滚。当然各行各业性质不同,也不排除有一开张就赚钱的情况,但是一般的生意不是开局就会很好,差不多要半年才会赚钱,1年后才会稳定,两年后才会有起色,所以每个创业阶段的老板,较好不要只看企业的1-2年,要看5-10年。寻找可替代的合伙人
很多人在开始做生意的时候,都是寻找一个合伙人一起干,困难的时候大家能够团结起来共同克服,但企业一旦进入平稳发展期并开始赚钱时,合伙人的思想便无法统一,于是矛盾逐渐形成,较终给企业带来致命打击。
蔡敬聪说,他较初创业的时候,曾经和一个朋友开了一间文化用品商场,困难的时候还好,开始赚钱后,两人的思想很难统一,朋友持比较保守的观点,希望稳定发展,而自己就比较激进,希望能够扩大规模,较终只好分开,搞到两败俱伤。所以,创业一定要找一个价值观比较接近的合伙人,否则合作便很难持久。“寻找合伙人要以可不可以替代为标准,”蔡敬聪说,“先要问我可不可以替代,如果我可以替代,我的处境就很危险;其次看对方可不可以替代,如果对方不可以替代,我也会很危险。”对自己较有利的合作组合是我不可替代,而对方可以替代。
用较恰当的人
一些企业老板可能认为用的人越好越,对企业的发展越有利,蔡敬聪则认为,企业不是要用较好的人,而是要用较恰当的人。
现在企业在招聘人才时,为他们设定了很多限制,如年龄、身高、学历、相貌等等,这些不是较重要的。蔡敬聪建议在没有能力鉴别人才的时候,较好以这人有没有经验来判断他,如果你要选择一个人做店长,较好选一个曾经做过店长,并且做得很好的人。

铝道网在拿到第二个以前,千万别扔掉靠前个
提出者:美国管理学家P·S·费斯 点评:步步为营,方可百战百胜。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划和调查有时并不能保证做出较好的决策。环境在不断的变化,竞争对手的行为也并非总能预测,消费者的行为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和非逻辑性。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要做到在拿到新的东西之前,千万别放掉你手中的东西,尤其是手中的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时更应该如此。
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同是球著名的碳酸饮料生产商。在二十世纪商战史上,没有比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更激烈更扣人心弦的市场争夺战了。这两家占世界饮料主导地位的美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可口可乐稳守反击,百事可乐攻势如潮,谱写出了一曲曲波澜壮阔的商界传奇。正是在两强的争夺战中,本来有着优势的可口可乐由于自己的错误决策,而痛失了自己的老大地位。这一切都源于可口可乐对自己处方的一次不明智改变。
20世纪80年代,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打得不可开交。1983年,可口可乐的市场占有率为22.5%,百事可乐为16%。1984年,可口可乐是21.8%,百事可乐是17%。同期市场调查结果表明:百事可乐是一家年轻的企业,具备新的思想,富有朝气和创新精神,是一个发展快,赶超靠前的企业。不足之处是鲁莽,甚至有些盛气凌人。可口可乐得到积极的评价是:美国的化身,可口可乐是“真正”的正牌可乐,具备明显的保守传统。不足之处是迟钝,自命不凡,很有社会组织的味道。
运用自己的年轻优势,百事可乐掀起了对可口可乐的新一轮冲击。经过精心策划,著名的BBDO广告公司为百事可乐公司策划出一份称做“白纸”的备忘录,它规定了百事可乐未来所有宣传的基本纲领,打出了“奋起吧,你是百事可乐新生代生龙活虎的一员”的广告口号。这个口号既迎合了年轻人追求时髦,想摆脱老一代生活方式的叛逆心理,又吸引中老年人想显示自己仍富于青春活力,而把可口可乐映衬为陈旧、落伍、老派的代表。
百事可乐的这一举措形成了一股强烈的冲击波,极大地撼动了可口可乐一个世纪的至尊地位,至少在可口可乐公司的人看来是如此。措手不及的可口可乐公司为了拉回被百事可乐夺去的“百事新一代”,耗资400万美元,于1985年5月修改了沿用了九十九年的“神圣配方”,推出了“新可口可乐”。然而,“新可口可乐”的推出,却使可口可乐走向了险象横生的深渊。后来的事实证明,在与百事可乐竞争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可口可乐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在新配方推出之前,可口可乐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几大城市做了27万人次的广泛调查。调查结果表明:无论是美国人还是加拿大人,他们都想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认为可口可乐的古老配方在百事可乐的推波助澜的攻击下,缺乏竞争力。正是在这次调查的基础之上,“新可口可乐”推出了。与此同时,可口可乐公司宣布停止老配方可乐的生产销售。
新产品推出后,可口可乐公司每天收到多达600封的抗议信和1500次以上的抗议电话,更有许多消费者上街游行,强烈抗议新产品对他们的背叛。百事可乐公司更是火上浇油地推出了“既是好配方,为何要改变”的广告语。这个雄霸可乐世界百年之久的亚特兰大帝国,终因自己的连连失误,加上竞争对手的咄咄逼人,陷入空前的危机之中。
新可口可乐的推出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人们对名品牌的感情支持度。可口可乐一向被作为美国精神的象征而为大多数美国民众所接受。新产品的推出,伤害了许多消费者对老品牌产品的忠诚。他们认为可口可乐已不再是真正正宗的产品了,它太小家子气,百事可乐发动的一小点攻击,就使他乱了阵脚。这样做纯粹是在自己贬低自己,同时也侵害了消费者的尊严。
面对四面楚歌,可口可乐被迫宣布恢复原有配方,并将其命名为古典可口可乐,并在商标上标明“原配方”。新可口可乐则将继续生产销售。这样,一路狂跌的公司股票才重新得以回升。
然而,这一策划上的重大失误,已造成可口可乐市场一片混乱。新老消费者都被弄得无所适从,百事可乐又借机制作了一个绝妙的攻击广告:
“要哪一个?”店员问道。 “就要一听可口可乐。”
“噢,这里有好几种可口可乐,有原来的可口可乐,也就是新可口可乐出现前的那种,新的可口可乐也就是你们习惯当它是老的那种……它是为你们较新改进的可口可乐,除了可口可乐外,它确是正宗的老可口可乐,但如今它都成为新可口可乐,我说这些你明白吗?”
这绕口令式的一段话,谁能明白呢?再冷静的顾客也不耐烦了,人们自然转向其他商品。
随后,可口可乐又利用百年庆典大做宣传,以挽回自己的颓势。14000名工作人员从办理可口可乐业务的155个国家和地区飞往亚特兰大,从全国各地30辆以可口可乐为主题的彩车和30个行进乐队迂回取道开进城里。
公司免费以可口可乐招待夹道欢迎的30万群众,在半个地球之遥的伦敦还组织了更精彩的“上浪潮”新节目,60万张多米诺骨牌一次倒下,壮观无比,卫星还向世界各大城市转播了这一盛况。
但是,这空前的盛举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它与百事可乐争战的格局。1985年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的市场销售比是1.15∶1,两巨头已是平分秋色。而到了1993年,百事可乐以250.21亿美元的销售额高居世界较大工业公司的第48位,而可口可乐仅以139.57亿美元,远远落到第94位。百事可乐公司终于成为了世界饮料市场的新霸主。
从软饮料市场的领头羊,到较后丢掉世界软饮料市场的霸主地位,可口可乐的教训是值得深思的。在新饮料还未在市场站稳脚跟之前,就过早地宣布老饮料停产,是可口可乐公司的致命错误。虽然后来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但独霸的地位已不再!它告诉我们:进行战略决策,在拿到第二个以前,千万别扔掉靠前个!

作者:匿名4385次浏览

作者:匿名3533次浏览

作者:匿名3127次浏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