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抚钢及24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处分,江苏省今年将召开长江大保护工作会议

  因未能按时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以及2018年一季度报告,*ST抚钢继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纪律处分后,再收证监会拟处罚决定。  1月18日,*ST抚钢及24名相关责任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国证监会拟决定对*ST抚钢及24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相应的罚款。  证监会拟罚123万元  据*ST抚钢披露的相关公告,证监会认定公司未按规定披露相关定期报告的行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孙启等24名责任人未尽到勤勉尽责的义务,对*ST抚钢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相应的责任,拟决定对*ST抚钢及孙启等24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相应的罚款。*ST抚钢及24名责任人合计被罚总金额123万元。  “事先告知是一个法定的程序,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仍有申辩的权利,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免予或减轻处罚的可能性并不大。”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及相应责任人的违法违规行为比较清晰,在前期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时,部分受处分的责任人提出的申辩理由,以及持有的异议均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驳回,未予采纳。估计此次最终的行政处罚结果与目前披露出来拟处罚决定不会有变化。”  《证券日报》留意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当时所做出的纪律处分决定认为,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所提出的申辩理由均为自身存在的主观因素,而非不可预期的客观原因,不能作为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的正当理由,认为公司延迟披露定期报告长达2个月,且期间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督促并确保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未能勤勉尽责,相关异议不成立。  前述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将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抚顺特钢此次未能按时披露报告,主要系公司前期财务数据存在着数额巨大的“差错”,公司称追溯调整工作量较大且追溯调整事项涉及年限较长,因而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报告。从证监会的拟处罚决定来看,部分罚款是按法律规定的下限来执行的,应该是充分考量了实际的情况,并不算重。  尚不能作为投资者索赔依据  “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出来了,是不是可以进行索赔了?”*ST抚钢的相关公告刚挂出来,就有焦急的中小股东在网上询问。  对于*ST抚钢中小股东的索赔维权问题,证券维权律师、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韩友维律师向《证券日报》表示,“目前所发出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是证监会2018年5月21日针对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的立案调查结果,根据这个处罚结果还不能索赔。证监会对公司于去年3月21日启动的立案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索赔维权的投资者还需要耐心等待。”  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齐程军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当出现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几种违法行为时,投资者可以依法主张赔偿。在虚假陈述类案件的维权中,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或司法机关的有罪判决是必要的先决条件。2018年3月21
日,*ST抚钢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还没有最终的调查结论,如果一旦被证监会认定违规并作出处罚,将在第一时间代理投资者向法院提起维权诉讼。  齐程军和韩友维提醒符合条件的投资者,仍然可以报名参与针对*ST抚钢的维权索赔,待证监会的最终处罚结果出来后,就可以直接进入到实际的索赔维权程序。  重整完成利于索赔维权  虽然索赔维权还需再等,但*ST抚钢破产重整的顺利完成还是让许多受损投资者多了些希望。尽管对于公司经营业绩的“画风突变”满是愤懑,营口的投资者董先生还是希望公司有个好的未来。  “一个上市公司这么不靠谱!怎能让人不生气?”董先生愤愤地向《证券日报》表示,“毕竟身家都押在了里面,公司真要是全垮了,自己也很难拿到赔偿,好在破产重整还算顺利。”  2018年12月27日,*ST抚钢收到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公司的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这一天,从法院当初裁定受理破产重整申请算起,恰好是第99
天,从法院批准重整计划算起,是第36天。从申请被受理到最后完成,不到百天里完成破产重整,高效的背后也折射出相关各方所做出的极大努力。  *ST抚钢在披露的相关公告中表示,《重整计划》的执行显著改善了公司财务状况,公司因重整豁免的债务及产生的收益将计入2018年度相关财务数据,将对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和期末净资产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经初步测算,本次重整事项产生的重整收益净额预计为28.5亿元左右。  韩友维认为,*ST抚钢破产重整的顺利完成,可以大大促进公司生产经营的好转,有利于提高公司的履行能力,对于维权投资者来说是件好事。

  “目前,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取得实质性进展。2016年,实现化解过剩产能6500万吨;2017年,继续化解炼钢产能5500万吨;2018年,钢铁行业完成3000万吨去产能目标,不仅提前2年完成1.5亿吨去产能上限目标,还依法取缔了700多家‘地条钢’企业”,去掉约1.4亿吨产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日前召开的第七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市场高端论坛上如是说。  改革开放40年
中国制造业成绩斐然  回顾改革开放40年来钢铁行业的总体情况,李新创认为,中国制造业积极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发挥自身优势,承接产业国际转移,总体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  2010年以来,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高技术制造业发展势头良好,目前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超过12%,近几年来,我国全面实施“中国制造2025”,启动创建了“中国制造2025”的国家级示范区,持续推进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中国制造2025”的高端装备创新、智能制造、工业强基、绿色制造、制造业创新中心这五大工程全面深入实施,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等不断涌现,一大批技术进入国际市场第一方阵。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827122亿元的GDP,制造业占了242707亿元。2017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同比增长了13.4%,优于整个规模以上工业6.8个百分点。  李新创表示,在成绩面前,要清醒地看到我们与先进国家的差距。从经济效益看,2017年入围世界500强的企业中,中国企业平均营业收入比美国企业高11%,但平均利润却低了30%。从核心技术看,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我们有52%依然依赖进口。从产品质量看,我国通用零部件产品寿命一般为国外同类产品寿命的30%~60%,模具产品使用寿命一般较国外先进水平低30%~50%。  李新创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指出四条路径:一是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着力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发挥好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二是提升制造业创新能力,为制造业崛起提供智力支持;三是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突破口,加快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四是着力建设高质量发展承载体,培育一批优质、高效的制造业企业。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中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李新创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中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具体体现在以下七个方面:  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一了思想认识,明确了对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判断,坚定了壮士断腕去产能的决心。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关于钢铁产业“是否产能过剩,产能过剩是全面过剩、绝对过剩,还是结构过剩、阶段性过剩,”行业存在很多不同的认识,有些人认为,本地、本企业有优势有条件继续上项目做大产能;有些人认为,钢铁产能过剩只是一个传说;有些人认为,违法违规产能存在就是合理的;有些人认为,产能过剩是正常现象,不必大惊小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给以上错误的认识、行为画上了休止符,使各种各样的思想、目标和行动统一到中央正确的决策部署上。  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解决了困扰钢铁行业多年的“地条钢”问题。“地条钢”产品差、质量不稳定,存在极大的使用安全、生产安全隐患。尽管“地条钢”早在20年前就被列为淘汰对象,由于种种原因,这一问题长期以来不但没有得到遏制,“地条钢”生产企业越做越大,甚至不少“地条钢”生产企业还取得了生产许可证,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大有登堂入室、喧宾夺主之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以雷霆万钧的力量,查处了700多家涉及地条钢生产的企业,约1.4亿吨的产能已全部拆除、查封,有效地净化了市场竞争环境。  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实实在在压减了我国过剩的钢铁产能。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发布以来,我国累计压减粗钢产能超过1.5亿吨(不含地条钢),已经超过整个“十三五”期间压减粗钢产能任务的上限目标。同时,粗钢产能利用率大幅上升,正朝着合理区间逐步回归。  四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解决全球钢铁过剩问题作出了中国贡献、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钢铁“去产能”,彰显了世界第一钢铁大国的担当,树立了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作为世界第一钢铁生产消费大国,中国钢铁产业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面对钢铁产能过剩这一全球性的国际化问题,中国毫不回避、勇于承担、率先发力,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优越性,以全新的理念,统筹的安排,卓越的组织,周密的部署和高效的行动,在世界工业史上前所未有地促使以亿吨计的过剩钢铁产能稳步退出,提出并参与创建了G20钢铁过剩产能全球论坛,为全球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做出了表率。  以2017年为例,全球粗钢产量为16.912亿吨,产能利用率为70.9%,中国压减过剩钢铁产能5000万吨以上,对提高全球钢铁产能利用率的贡献是1.5个百分点,而除中国外其他地区的贡献是-2.6个百分点。  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钢铁企业树立了新发展理念,依靠创新驱动提升有效供给。譬如,河北钢铁集团收购斯梅代雷沃钢厂,迈出了国际化的坚实步伐,习近平总书记亲临视察并寄予厚望。宝钢、武钢合并为中国宝武集团,实现了中国钢铁产业破局性的重组,将对中国乃至世界钢铁竞争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六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力地抑制了违法违规的新增钢铁产能项目。曾几何时,钢铁产业几度陷入了项目越限越多、产能越关越大的怪圈,国家明文规定的钢铁产业政策、规划、标准和规范等,在一批又一批的违法违规钢铁项目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并成为依法依规建设的钢铁项目的“紧箍咒”。劣币驱逐良币,守法守规者痛、违法违规者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有效地关住了新增产能等违法违规项目进入钢铁产业的大门,真正管住了扩大产能的源头。  七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使钢铁行业效益大幅回升,市场信心显著增强。随着市场需求企稳以及钢铁产能的压减,钢铁行业经营状况持续改善,市场信心明显增强。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盈利304亿元,同比扭亏增盈1083亿元,钢材综合价格指数由年初的56.37点上涨到99.51点;
2017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04万亿元,同比增长32.76%;实现销售收入3.69万亿元,同比增长34.05%;累计盈利1773.36亿元,较2016年同期同比大幅增长613.57%。  可喜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钢铁行业主营业务收入5.66万亿元,同比增长14.0%,实现利润3587亿元,同比增长65.3%。  在新的一年,李新创希望中国钢铁行业要注意五个风险:一是注意防范化解新增产能和“地条钢”死灰复燃的风险;二是注意防范化解“一刀切”式环保停限产的风险;三是注意防范化解盲目推进钢厂搬迁和设立无钢市(区、县)的风险;四是注意防范化解“高杠杆”对钢铁产业去产能和高质量发展的风险;五是注意中国钢铁产量、钢材价格不断增长与供需平衡的风险。

  新华网南京1月19日电(杨派)1月17日,由江苏省钢铁行业协会主办,江苏申特钢铁有限公司承办的“江苏省钢铁行业协会一届十次会长办公会暨2019年钢铁产业形势分析会”在江苏省溧阳市召开。会议旨在总结江苏省钢铁行业2018年运行情况,研讨2019年钢铁行业面临的新形势。沙钢集团等40余家省钢协会长单位及重点钢企代表参加了会议。  江苏省钢铁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单位副总经理王小寅作《稳中求进,不断推进江苏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工作报告。王小寅表示,近些年来,江苏钢铁逐步摆脱了作坊式生产,淘汰了落后设备,建成门类齐全的产业体系,钢产量从1978年54.51万吨跃升至10691.86万吨,增长196倍,走过了数量增长、品种突破和质量提升三个阶段。王小寅说:“2018年,江苏钢铁取得了历史最优的经营绩效,全年生产铁6855.82万吨、钢10691.86万吨、材12074.48万吨,同比增长分别为:-3.9%、2.5%、-1.8%。利润逾500亿元,增长约20%。”    江苏省钢铁行业协会秘书处代表陈洪冰作《巩固增强,全面提升钢铁行业全要素生产率(TFP)》工作报告。报告分别从“集智聚力,巩固发展态势,更高水平谋划行业发展;增强行业公共技术中心能力,助力提升全要素生产率(TFP);继续完善协会运作形式,提升服务质量与效率;畅通交流渠道,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扩大国际合作”四个方面总结了2018年工作,并提出了2019年工作计划。  分析会还听取了江苏省煤炭运销公司的《苏晋煤焦钢供需合作前景调研报告》。江苏省能源局煤炭处处长童春平就江苏省减煤、控煤方案及苏晋煤焦钢合作事宜发表讲话。童春平表示,江苏省应加快能源集团建设,做大做强江苏能源产业,保障能源安全。同时,江苏省今年将召开长江大保护工作会议,江苏省减煤、控煤刻不容缓,钢铁企业应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工作。  江苏省发改委工业处副处长束凡玮对省委省政府印发的《关于加快全省化工钢铁煤电行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进行了解读和分析,束凡玮用“严控长江带、倒逼环太湖、整合低小散钢铁产能、建设沿海港、行业上水平”五个方面来概括《意见》内容,并表示该《意见》对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调整产业布局具有纲领性指导意义。束凡玮还向大家介绍了近期国家发改委工作会议对钢铁行业的新要求,钢铁企业应深刻认识到化解过剩产能的意义,巩固去产能成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