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量或增量置换钢铁产能项目公告,围绕当地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和优特钢深加工产业发展

  万物复苏的初春,济源迎来了一场重量级行业嘉宾的会聚。3月26日,中国(济源)优特钢深加工产业发展论坛暨河南济钢精品材项目投产仪式在济源召开,来自全国的150余名专家、学者、企业家齐聚愚公故里,围绕当地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和优特钢深加工产业发展,纵论转型路。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获悉,济源市拟投资200亿打造的“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在进一步推进。济源将全力打造集生产、加工、贸易于一体的综合性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建成全国一流的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基地和高端装备制造基地。  这显然对济源市产业结构调整起到重要支撑作用。不过其实施过程,同样面临多重考验。  济源再发力,拟推进200亿元钢铁深加工项目  当日举行的河南济钢精品材项目投产仪式显示,该项目一期工程投资2.5亿元,多数设备处于国际先进,国内领先水平。尤其是废水、废酸处理系统,完全实现循环再利用,达到零排放。  不过,在当天现场传来了更具关注的消息。济源市市长石迎军透露,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济源市委、市政府立足现有产业基础,发挥优势,谋划实施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项目。  据了解,济源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位于济源虎岭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规划用地5000亩,计划总投资200亿元。主要围绕河南济钢、中原特钢的优特钢、不锈钢延链补链,积极引进下游深加工产业。  其中一期计划投资120亿元,主要引进钢丝钢绳、轴承、紧固件等产业;二期计划投资70亿元,主要引进汽车零部件、专用设备等产业;三期则规划建设钢产品物流交易中心、产品检测检验中心等,打造集生产、加工、贸易于一体的综合性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建成全国一流的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基地和高端装备制造基地。  目前,已经有济钢精品材、巨力钢丝绳、金五联弹簧、万顺轴承钢管、鑫安PC制品、万道捷建等一批深加工企业建成投产,还有一批标准化厂房正在加快建设。  据悉,为打造好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济源市已将该项目列入了今年市政府的“十大工程”,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服务领导小组,集全市之力全面推进。  同时,济源市还专门研究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率先在河南省启动了“企业服务110”系统和“两个不接触”外来客商服务制度,全程为企业代办所有手续,全力打造营商环境,为企业提供最优服务保障。  公开信息显示,济源是河南省重要的钢铁、能源、化工、装备制造基地,拥有豫光金铅、济源钢铁、金利金铅、万洋冶炼、富士康等5家超百亿企业,4家上市公司。其中,钢铁业是济源传统优势产业,辖区内拥有济源钢铁、中原特钢等龙头企业,年产工业用优特钢400万吨。  济源钢铁是中国中西部最大的优特钢生产企业,位居世界钢铁企业100强,是目前国内品种最多、规格最全的优特钢棒线材生产基地;中原特钢则是亚洲最大的限动芯棒生产企业和国内最大的无磁钻铤生产企业。  优特钢国内排名前5,“上高端”成应对产能过剩关键  济源市谋划“钢产品深加工产业园”以及此次论坛的召开背后,是济源市钢铁产业的结构调整。  济源钢铁董事长李玉田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2004年前济源钢铁的主要产品也是普钢,但是随着行业竞争以及企业发展的要求,2004年之后,企业开始了“普转优”的过程,并在随后的2010年开启了“优转特”的再转型过程。  得益于企业的转型升级,刚刚过去的2018年,济源钢铁实现营业收入超200亿元,利润超30亿元,纳税超18亿元,实现了一年等于过去二十年的赢利局面。  济源市提供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济源市优特钢国内排名第5名,市场占有率25%;限动芯棒市场占有率15%,无磁钻铤市场占有率60%,国内排名前3名。  得益于良好的特钢材料供应,济源当地也形成了与特钢深加工方面的产业集聚。  如围绕机械加工业,神龙钻具、华新液压、神州机械等企业不断壮大;围绕拉长产业链条,积极引进落地一批深加工企业等。  按照济源市的规划,未来将以济源钢铁为依托,建设济源产业用优特钢生产基地,提升钢材品质、扩大优特钢生产比重,积极培育“普通钢—优特钢—线材(棒材)—钢丝绳、弹簧优质钢丝、五金件、焊材、紧固件—钢管、轴承”等产业链。  与此同时,济源市也将积极引进新的设备和工艺,重点发展高档电力及风力发电用钢、高端模具钢等特殊钢大规格精锻件、限动芯棒、铸管模、齿轮传动装置、风力发电机主轴等基础、关键零部件,力争建成国际知名、国内一流的大型特殊钢精锻件生产基地。  专家建言,济源地区钢铁优先发展4个方向  面对济源市乃至全国的钢铁产业发展,当天与会专家给予中肯建议。  中国机械通用零部件协会常务理事长姚海光在现场表示,现阶段,我国机械工业大而不强的特征十分突出,总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主要原因之一是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工艺、产业技术基础能力薄弱,严重制约工业整体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优钢深加工和精品钢材可以提供高质量、低成本、更加洁净环保的材料。  事实上,尽管特钢行业形势良好,但也将面临深度调整。中国特钢企业协会秘书长王怀世提供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经济运行整体下行,对于特钢行业来讲,却是一个丰收年。不过,行业发展并不平衡,特钢协会统计的27家主要特钢生产企业中尚有三分之一的企业销售利润率在1%以下。他预计2019年国内特钢市场供求矛盾逐渐突出,其中传统行业用量有所减少,新兴行业用量有所增加,特钢品种结构进入进一步优化和深度调整期。  中钢集团郑州金属制品研究院院长毛海波的建议对济源当地更具针对性。他认为济源应立足于现有条件和优势,依托济源钢铁、中原特钢的优质棒线材产品作为母材,延长产业链,通过深加工,提高钢产品的附加值;找寻目前与济源最接近的下游产品基地、产业集群、用户市场、销售市场;明确政府的支持和导向;发挥产学研协作优势。  “依据这些优势分析,我认为济源地区可优先发展的方向有4个:预应力制品、轴承钢、冷镦钢、高性能钢丝绳。”毛海波说。

       |
徐宁  在经历司法重整和体制改革半年后,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钢铁,601005.SH/01053.HK)去年净利增长了四倍。  3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年报,董事薪酬情况引人瞩目,在持有公司股票数为零的情况下,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永祥去年的税前薪酬达533.91万元。  据界面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薪酬的上市钢企中,李永祥的年薪可位列各大钢企总经理第一,是第二名三钢闽光(002110.SZ)总经理卢芳颖234万元的两倍多。    但钢铁行业中薪酬最高的高管为方大特钢(14.390,0.27,1.91%)(600507.SH)董事长谢飞鸣。根据年报,谢飞鸣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达3169.67万元,另有三位董事报酬也在1000万元以上。  不过,方大特钢这几位高管都持有公司股份,因此获得的报酬包含了股权激励。方大特钢去年业绩良好,实现营收172.86亿元,同比增长23.9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9.27亿元,同比增长15.26%。  不过,方大特钢总经理尹爱国去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只有43.88万元,还包含了30万持股数获得的股权激励。  重庆钢铁目前的董事长由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源合投资)CEO周竹平担任,年报中并未披露其薪酬。  重庆钢铁其他高管的薪酬也处于高位。另一副董事长涂德令年薪为177.33万,相较于上年的48.51万,同比增长了265.6%。  另有三名高管年薪超过200万元,分别为董事张朔达231万元、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吕峰253.86万元,以及监事会主席肖玉新252.69万元。  2018年,重庆钢铁高层薪资水涨船高,原因之一是得益于钢材价格上涨,去年重庆钢铁产销规模大幅提升,全年营收226.39亿元,同比增长71.0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7.88亿元,同比增长458.57%。  另一原因是重庆钢铁的重整改制,由四源合投资接手后,重庆钢铁已改为混合所有制,其高管任命和薪酬体系等不再受制于地方国企的规制。目前,公司运作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  在改组前,重庆钢铁的经营状况一度糟糕。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重庆钢铁于2015和2016年已连续两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103%。  2017年7月,重庆钢铁正式迈上破产重整道路,同年10月,四源合投资旗下的四源合(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上海基金)出资30亿元,和重庆战新基金以3:1的股权配置重组了重庆钢铁。  但四源合上海基金当时出资的30亿投资款主要为过桥资金,故一年到期后,需要引入新的产业资金接续。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下称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集团(下称四川德胜)成为了新的“接盘侠”。两者作为基金有限合伙人和四源合投资一起,共同成立了四源合(重庆)钢铁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重庆基金),该基金从而成为重庆钢铁的间接控股股东。  上述三方协议设定,四源合重庆基金的运营为“4+3”模式,即四年的投资期加上三年的退出期。四源合投资可随时寻找合适的时机退出,将重庆钢铁交由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来接手运营。  公布年报当天,重庆钢铁公告称,董事郑杰辞职,他的另一身份是四源合基金的董事、四源合上海基金的董事兼总经理。新晋董事候选人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力和现任四川德胜董事局主席宋德安,后者是四川德胜第一个准备进入重庆钢铁董事局的高层。  重庆钢铁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孟祥云表示,虽然钢铁行业经过供给侧改革,供需矛盾得到了有效缓解,但总体看,2019年钢铁的表观消费量会略低于2018年。重庆钢铁的核定产能840万吨,但预计今年无法达到这一目标。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巡视员吕桂新近日表示,随着钢铁行业市场形势的持续好转,在高额利润驱动下,部分地区和企业投资钢铁行业,意愿非常强烈,产能扩张的冲动明显。他表示,2019年将对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高发易发的重点省份,组织开展一次巩固化解过剩产能成果抽查,继续利用卫星遥感、电力监测、举报平台等手段,对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  行业下行压力显现  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在“2019年第十届钢铁发展论坛”上表示,钢材低价位与矿价上挺使今年前两个月钢厂效益下降了38%,钢厂的销售利润率由去年的6.9%下降到现在的3.5%,亏损企业亏损面增加了10个百分点,前两个月有近1/4的钢厂亏损。  “从钢铁行业今年一季度运行情况看,下行压力已有显现,不容乐观。今年一季度,受几种因素的影响,钢产量增长过快,同比增长9%,粗钢产量占到了全球的52%,创出新高。非会员企业的产量增速远远超过会员企业的增速,社会库存和企业库存也在增加,供大于求情况再次出现。此外,今年以来进口铁矿石价格一路上涨,已超过80美元/吨。”刘振江表示,“我们对今年的效益没有去年那么高的奢望,也不愿意再陷入困境,稳运行已成为重中之重。要控制生产节奏,重视效益分析。”  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效益最好的一年。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日前发布数据显示,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资产负债率65.02%,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殷瑞钰表示,虽然目前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明显,但离高质量发展还有很大的距离。在资源能源结构方面,吨钢废钢消耗少,铁矿煤炭消耗多;在布局结构方面无序发展,有的省区钢铁工业畸形发展,部分企业效益差、任务重,创新体制尚未完全形成。此外,环保生态欠账大,技术支撑力不足。  “巩固去产能成果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关键。”吕桂新表示,要由全国性总量压减重点转向结构性优化调整。到2020年,河北、天津要将本地区粗钢产能分别控制在2亿吨以内和1500万吨左右。鼓励高炉转炉长流程企业转型为电炉短流程企业,重点在有环境容量,有市场需求,有废钢资源,钢铁产能相对不足的地区有序引导电炉短流程炼钢发展,最终形成合理的钢铁长、短流程布局结构。  对违规产能保持高压态势  吕桂新表示,最近一段时间,随着钢铁行业市场形势的持续好转,在高额利润驱动下,部分地区和企业投资钢铁行业的意愿非常强烈,产能扩张的冲动明显。存在假借铸造、铁合金或循环经济名义生产钢铁产品,试图将停建冶炼项目恢复建设,违规新上电炉钢等违法违规建设问题。  另一方面,“地条钢”死灰复燃的行为更加隐蔽,防不胜防。虽然“地条钢”已经基本出清,但还是有个别企业铤而走险。  吕桂新表示,还有的地方不严格执行产能置换政策,存在没有落实产能置换手续、依据早期批文新建钢铁项目,等量或增量置换钢铁产能项目公告,公告内容与建设内容不符,抱有不拆除置换设备的念头,甚至没有履行项目备案等手续就开工建设并投产等问题。严禁新增产能已经成为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能否巩固的关键。  他透露,今年,工信部要在全国范围内,对已公示公告产能置换方案开展“回头看”工作,对存在重复置换、虚假置换、批小上大等弄虚作假行为,以及置换方案落实不到位的企业,依法依规实施联合惩戒,对相关责任人加大追责问责力度,强化负面警示,进一步扩大巩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成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