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01.82亿元

  2018年8月,山西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钢”)生产的“手撕钢”因突破国外技术垄断,且打破民众对钢铁的固有印象而走红网络。9个多月来,围绕这款不锈钢箔材的相关产品生产技术被先后攻克,市场订单量猛增。  以“笔尖钢”、“手撕钢”问世为代表,近年,太钢在发展钢铁主业的同时不断创新,加快新材料产业发展,自主研发出高端碳纤维材料、港珠澳大桥用双相不锈钢等高端材料,有力推动了太钢在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  纵观中国的大型钢企,太钢所研发的0.02毫米“手撕钢”是目前中国最薄的不锈钢。  攻克工艺难题452个经历失败700多次  “手撕钢”是太钢生产的一款不锈钢箔材,其厚度为0.02毫米,仅有A4纸的四分之一,宽度为600毫米。以前“手撕钢”只有德国、日本等国家能够生产,而且其生产的是窄幅“手撕钢”,太钢研发的600毫米宽幅“手撕钢”填补了国内空白,并得到海内外广泛关注。  这种关注首先反应在市场需求的变化上。“以前都是销售人员背着产品找市场。”生产出“手撕钢”的山西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钢精带”)销售部长曲战友介绍,“但是今年主动找来合作的订单量成倍增长,有些应用领域是我们都想不到的。”  太钢精带副书记樊中业介绍,“手撕钢”从研发到技术攻克,最后实现量产曾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  段浩杰是太钢精带轧制作业区主管,参与并见证了“手撕钢”的研发,“轧制、退火、去硬力……每一个厚度的工艺程序都不同,排列组合出来能有上万种”。两年时间,轧制作业区工作人员边生产边摸索,先后攻克452个工艺难题,经历了700多次失败。  如今,太钢精带对以“手撕钢”为代表的产品研发迈入快车道,逐渐特色化、高端化,年产量达24000吨,其中,新产品占比达到70%以上。  太钢精密带钢公司工作人员用精密仪器测量厚度为0.02毫米的不锈钢。
韦亮摄  攻克“黑色黄金”争夺国际市场话语权  被誉为“黑色黄金”的碳纤维新材料,在航空航天、国防工业中具有重要用途,但其核心技术长期被日美等少数国家掌握,国内相关材料需求常常陷入“无米下炊”的境地。  为攻破难题,山西太钢与中科院山西煤化所强强联手,突破了大容量间歇聚合釜、纺丝蒸汽牵伸炉和高温碳化炉等一系列关键技术。  2014年,太钢生产出第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T800H碳纤维产品。目前,产品已开始批量供应;2016年1月,经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审核批准,太钢集团正式成为国家级航空航天T800H碳纤维“一条龙”项目的研制单位。  目前,太钢高端碳纤维二期工程已建成投产,其关键设备实现了百分之百国产化,并掌握核心制备技术。  市场为导向技术创新促高质量发展  太钢的高质量发展还源于以市场为导向的技术突破。  2018年10月23日,随着港珠澳大桥通车运行,山西太钢再次被外界关注。这个集多项世界之最的超级工程使用了山西太钢生产的双相不锈钢钢筋,用量超过8200吨。  早在2009年,太钢在得知港珠澳大桥前期工程启动的信息后,立即开展大桥用钢分析研究,与大桥设计部门反复沟通交流,提出包括产品和配套加工在内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赢得了大桥管理局的认可。  在国际顶级不锈钢厂参加竞标的情况下,太钢成为港珠澳大桥不锈螺纹钢筋的主力供应商,开创了中国不锈钢在海洋工程大批量生产应用的先例。  此后,太钢不锈螺纹钢又拓展应用到了文莱和马尔代夫的跨海大桥工程,为“一带一路”建设贡献了力量。  “手撕钢”不会昙花一现  “‘手撕钢’不会昙花一现。”太钢精带经理王天翔如此表示。他的信心源于“手撕钢”不断被突破的应用领域,及太钢对科研的持续关注:太钢精带正在筹备成立精密带钢技术研发中心,继续研发超平、超薄、超硬、超光滑的产品。  对科技和人才队伍的重视,是太钢集团保持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因素。太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高祥曾向媒体介绍,太钢集团创建了以价值为导向的重大课题命题承包制,能让科技人才沉下心来搞课题,静下心来攻难关。  目前,太钢集团已拥有以不锈钢为核心的系列专有技术、授权专利2757件,其中发明专利772件;主持制定了中国不锈钢产量70%的国家标准;太钢产品通过了系列国际标准认证,拥有向全球市场供货的通行证。同时,18种特殊钢产品国内首创,26种市场占有率第一,40多种成功替代进口,高端产品创效占85%以上,不锈钢出口量全球第一。

  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数据,中国1-3月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同时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  一季度产量同比创下新高的同时,国内钢企业绩却在纷纷“报忧”。
据澎湃此前统计,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已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且除华菱钢铁下降25.68%-32.20%之外,其余4家均为下降70%左右。  各家在业绩报告中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过去的第一个季度,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钢企利润正在迅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暂时的。吴文章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中国钢铁行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正在到来。”  吴文章说道,随着之前这一轮包括“地条钢”在内的产能去掉之后,新的一批产能正在进来。具体来说,产能增加的分为几块,“调整产业局部造成的产能增加,比如内部产能向沿海调整等;第二个是搬迁重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严控新增产能的话,这部分是不应该新增产能的,但往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地方政府、企业放大;第三个就是‘地条钢’,这些企业之前可能已经申报了电炉炼钢的产能,那时候是生产‘,现在地条钢’被清理了,但有一部分已经转化为合规的电炉炼钢了。”  基于上述因素,吴文章认为,“这样就导致钢铁产能等于进行了一轮新建,按照我们现在的统计,在未来2-3年内,新增的炼钢产能要达到2亿吨以上,这样就造成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这样的观点并不是一家之言。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压缩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后,从今年开始,一些产能置换的项目开始投产。同时,前几年经营困难的企业通过重组恢复生产。因此,产能开始出现一定的扩张。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违规的产能以各种名义(包括拆小建大、以产能置换名义新上项目、‘地条钢’死灰复燃、已经退出的产能重新恢复生产等)建成投产。”  徐向春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风险重新开始加大。“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表明这种风险开始显现。”  “一旦行业好转,钢铁利润可观,诱惑难挡,更难监管。”徐向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产能具体增加多少,但钢企的野心从产量上已充分体现。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陷入亏损,2016年开始中国行业率先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政策开启。  不过,在产能逐渐去掉的同时,2016年至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速分别为增长1.2%、增长5.7%、增长6.6%。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7年粗钢产量为8.32亿吨,照此计算,2018年产量应同比增长11.5%,较公布的6.6%相差近五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国家统计局将2017年粗钢产量进行了调整,调高4000万吨左右。  产量逐年增加的这3年,行业利润也在日益客观。过去的2018年,钢企的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大关。一名行业人士对澎湃表示,“在企业尚有利润面前,谁也不愿意急流勇退做贡献者。”  吴文章也指出,“未来只能通过并购重组,由企业内部来自行调节,但是这个时机肯定是在新一轮产能过剩给企业造成伤害之后才能到来。”  吴文章还强调指出,“我们现在装备的产能都是先进的、世界一流的产能,环保要求也都是达标的,这样的话未来就不能像上一轮去产能那样淘汰落后。”吴文章担忧,这对中国钢铁行业、国内市场来说是“灾难性的”。  另外,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本钢板材4月18日晚间披露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01.82亿元,同比增长23.88%;净利润为10.36亿元,同比下降35.22%;每股收益0.27元。公司拟每10股派发红利0.50元(含税)。公司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7.61亿元,同比增长1.03%;净利润2.72亿元,同比下降22.54%;每股收益0.07元。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