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意林春平辞去温州市政协委员职务,在参加那些创业者扎堆的讲座和活动的时候

铝道网71天政协委员
“美国买银行”被揭穿后:林春平坐上了一趟政商两失意的过山车。
我现在算是一名小小的银行家了。今年2月,温州市政协一场专题座谈会上,温商林春平伸出小指头比划说。彼时,这名“美国买银行”的商人履新温州市新一届政协委员仅仅一个月。
一个多月后的现在,林春平头顶上的这两个光环消失殆尽。
昨天,政协第十届温州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决定:同意林春平辞去温州市政协委员职务。这距离林春平1月18日履职之日仅仅71天。
温州市政协常委、委员工委主任黄林华当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林春平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不宜参加政协活动,大家讨论都比较多,于是林春平提出辞呈。
黄林华说的沸沸扬扬指林春平“美国买银行”一事。去年底以来,林春平自称买下“美国大西洋银行”,后经证实夸大事实“查无此行”。
昨天,一名自称是林春平“国内代言人”的陈姓助理告诉记者,林春平目前身处新加坡,从事原油转口贸易。
标杆
岁末年初,正值温州深陷民间借贷危机,中国春平集团(下称“春平集团”)董事长林春平高调宣称,斥资6000万美元收购了有85年历史、位于特拉华州的美国大西洋银行。
凭借这一“壮举”,林春平跃升为温州民间资本突围的标兵式人物,陶醉在了浙江各级政府、媒体的蜜罐中。
去年12月20日,《温州商报》的一则头版广告撩拨着温州商界的神经,其内容是,春平集团、英属维尔京群岛春平国际金融控股集团高薪招聘启事,称该集团在美国收购银行后,招聘高级翻译、银行高级经理、副行长等职务。
1月30日,《浙江日报》在头版刊发文章介绍了林春平,后者称,深陷次贷危机的大西洋银行于2008年因资不抵债宣告破产。一年后双方开始洽谈收购,2011年年初,大西洋银行已经正式更名为美国新汇丰银行并重新试营业。
林春平曾在其他场合表示,2009年初,他组织了一个20人收购团队与美国大西洋银行开始进行多番接洽谈判。由于受投资主体等方面的限制,2010年6月,他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投资注册成立春平国际金融控股集团。2011年8月,该控股集团在美国投资成立美国新汇丰联邦财团,注册资金1亿美元,“通过这两次跨国注册公司,才具备了在美国收购金融机构的合法资质。”
公开资料显示,42岁的林春平来自温州瓯海,其产业投资涉及农业、农副产品加工以及皮革、矿山、业、国际贸易等领域。
当他再次高调走进镁光灯下后,又多了一个“美国新汇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行长”的抬头。
在当时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缠身的时点,林春平“买银行”之举契合了官方对温州产业转型和重塑金融形象的期望。
浙江省一位主要领导曾在省民营经济万人大会上表示:“温州有位企业家林春平,收购了美国银行,了不起!”
商而优则仕

铝道网国工商联发布的“201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显示,共有4家民营企业2010年的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营业收入在100亿元以上的企业,也由2009年的126家增至220家。然而,这些大型民营企业,也同样经历着成长的烦恼。从外部来看,原材料价格上涨、优质人才供应匮乏成为成长瓶颈,同时,他们仍期待享有平等的投资机会。从内部来看,如何从以“产品为中心”向“客户为中心”进行模式转型,如何大规模复制成功的运营模式,一旦开展产品和服务“多元化”如何有效地管理资产组合等等,更是民营企业在快速成长中的较大烦恼。本质上,这与企业的愿景和战略息息相关。但愿景和战略在“落地”过程中,企业除了必须拥有优异的执行能力外,还需要设计良好的内部管控模式,才能突破瓶颈,进而消除成长的烦恼。
民企的“成长烦恼”
民营企业在快速成长中,面临巨大的成长烦恼。成功的模式能否顺利复制?良好的发展态势是运气使然还是规划为王?
支撑中国经济30多年快速增长的因素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国际经济合作和保护主义呈现新态势;资本和信贷市场对新能源、新技术行业青睐有加;传统经营理念遭遇更严峻挑战……对于中国民营企业而言,这些新变化、新格局意味着新的挑战,同时也蕴含着前所未有的重大机遇。
民营经济在当代中国市场经济环境中已经承担起非常关键的作用,民营企业能否在形成大规模营收的同时保持快速成长是很多企业家、管理学家和职业经理人所研究的课题。对于企业来说,快速成长所依赖的模式创新越来越多地对企业的内功、以及企业内部运营体系和“管控模式”的“一致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实实在在的“成长的烦恼”,或将一步步升级为制约民营企业快速成长的瓶颈。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以客户为中心”这一战略理念已经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得到了认同。从制造业到服务业,从传统行业到高科技行业,从控股集团到专注经营的企业,都必然将客户摆在组织设计和运营模式中较重要的位置。民营企业也不例外。同时,民营企业的佼佼者之中不乏大胆进行商业模式创新的企业。这些创新不仅在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中经常可见,同时在传统行业中,如制造业、零售业、房地产业中也屡见不鲜。许多民营企业集团在跨越较初的资本积累后,积极寻求多元化发展、通过资本管理来寻求价值较大化的发展途径。
这些新的思路和实践,都对企业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些能力的缺失与许多民营企业的“做大做强”的目标之间形成了几乎不可逾越的矛盾,从而使许多民营企业在提升规模、能级时力不从心,未能实现向十亿、百亿甚至更大的目标过渡的宏伟理想。
从本质上来讲,上述“烦恼”与企业的愿景和战略息息相关。企业的战略发展和实施应当实现愿景、战略和管控模式间的彼此良性互动,形成“一致性”。愿景必须明确,战略选择必须清晰、具有前瞻性。决策缺乏前瞻性,可能造成市场地位的停滞不前,甚至可能给企业的发展带来致命的影响。在中国汽车业内,对于奥迪的好评往往从其具有前瞻性的“中国战略”开始。上世纪80年代,在轿车对于普通人还十分稀罕的情况下,奥迪把高档轿车理念引入了中国。而当时的奔驰、宝马,甚至还没有在中国大陆设立办事机构。奥迪能够取得在华累销售百万辆的成绩,靠的是“长线投资”的胜利。在中国,工程机械一直被认为是强周期性行业,估值较低。而作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的代表,三一重工的成功得益于前瞻性战略,在对行业成长预判出现分歧时,三一重工均果断决策,作出相应的战略选择,如扩大产能、研发新产品、海外低成本扩张等。
同样重要的是,企业必须具有与愿景和战略相对应的“落地”能力,中国的民营企业就越来越多地面临管控模式方面的挑战。这些挑战在企业发展的不同时期可能有不同的表现。改革开放催生了大批家族性质民营企业。这些大型民营企业在推进职业化管理之路上,还难以完全避开家族制的影响。而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推进职业化管理、冲破家族制“围城”,就成为这些企业改造治理模式的重要考验。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带头人王文京在不惜得罪创业元老的情况下,曾以高额年薪聘请了富有国际营销和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何经华出任总裁,然而何经华只待了两年半就离开了。如何在家族模式中真正实现职业化管理,是中国民企需要面对的发展难题。除此之外,在引入战略投资人与上市准备阶段,既有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架构与定位与外部投资人对正规化企业管理的要求不符;在核心业务扩张阶段,扁平化管理结构无法满足对未来数量庞大的网络的管理控制;而在新业务开拓阶段中也存在着巨大管理风险,如何向职业经理人授权,但同时保证风险可控?如何有效激励、考核职业经理人?这些都已经实际成为困扰民营企业领导人和经理人的重大挑战。
快速成长的民企需要合适的管控体系作支撑
博斯公司认为,快速发展的民营企业需要有一个全面的、与时俱进的管控模式作以支撑。这既是企业自身业务拓展的需求,也是来自外部资本市场要求。
什么是我们所说的管控模式?实践中,管控模式是系统化推进战略实施的一整套能力,其中包括公司治理模式、组织架构的设计、关键流程的梳理及激励机制的设计。合适的治理模式能够在风险控制和经营自由度之间形成高度的平衡;组织架构的设计能够准确地映射企业战略并且清晰地定义责权利;企业高效的管理和业务流程明确地定义决策权以及跨部门进行协作的原则;而合理的激励以及考核体系可以协调员工、部门以及企业的发展目标和积极性。这四大要素环环相扣、互相影响。具有一致性的管控模式能够代表着企业内部核心能力以及相对于竞争市场的核心竞争力。
一、公司治理
公司治理是一种契约关系,可以理解为企业所有者通过授权与委托经营者之间建立的委托代理关系。公司治理结构的要旨在于明确划分所有者和经理人员各自的权力、责任和利益,从而形成制衡关系。在当前的民营经济环境中,完善的公司治理可以协助实现优化资源配置,提高经济效率;并通过建立现代化的管理结构和透明的治理架构来提高决策效率和决策质量,吸引投资者,较终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铝道网】有的时候,在参加那些创业者扎堆的讲座和活动的时候,我经常会觉得不太自然。正式开场前,主持人(通常是科技博客或知名英文商业杂志的主笔)都会先问一句:“现场哪些人是创业者?”手齐刷刷地举起了一多半。然后再问:“哪些人是准备马上要创业的?”剩下的一少半也稀稀拉拉地举起来了。然后主持人从来都故作惊诧地再追一句:“那没举过手的是怎么回事?你们就是来吃比萨饼的?”底下哄笑。
每当这时候,我就心里苦笑着说:好吧,没错,我跟您同行,都是来吃比萨饼的,可我还交了10刀的门票钱呢。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说,这样围绕创业的讲座和沙龙每天在硅谷差不多要有四五场—无论是在旧金山、帕洛阿图、山景城还是圣克拉拉,而且每场都100人以上爆满,他们都不是光来吃比萨饼的。所以你想想,整个硅谷会聚集着多少靠谱的不靠谱的,融到资和没融到资的创业者呢。
这让我想起了300多英里之外的另一个神奇的地方—好莱坞。据说好莱坞演员工会的5万多会员里只有1/10真正能以演艺为生,更多好莱坞演员蜗居在小公寓里,开着旧车,兼职房地产经纪或加油站服务生,一次次地被经纪公司和制作人拒绝面试。其实,硅谷的这些创业者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不是每个人都是Google和Facebook的早期员工,他们白天踌躇满志地参加各种JumpStartupDay(一种至少10家创业公司面对风投或天使投资的现场演示竞赛),与各种潜在的投资者约见斡旋,挤在车库或studio里画产品草图扒代码,晚上和半夜恐怕还得接一些外包的代码零工挣钱贴补日常账单开销。至少我认识的一两个创业者,他们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还有更多场合你能感受到这种几乎陷入疯狂的创业气氛。我只在这边有中国科技社团背景的活动上做过两三次主题演讲和论坛主持人的角色,每次下来都会有那种满眼放着光的创业者迎上来。上次遇到一个创业者向我介绍他的一个社交产品,他慷慨激昂地说:“我们会打败Facebook,会打败Google,会打败Twitter!”我听得有点晕,只好问他:“那这三个好像不太一样的东西里面,您到底是要打败哪一个?”
上周的活动结束后,也有一个印裔创业者冲过来给我演示他的产品。我被他的一句话吸引住了:这个产品能改变传统媒体人的工作方式。于是我和他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看他从头到尾演示了这个产品,较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个产品是一个基于Android手机的短信转换应用—也就是说它能把一条超过短信字数限制的文本转换成特定的格式,通过短信通道再发出去。所谓改变传统媒体的工作方式是指:我能用短信发一篇稿子。
我没有任何奚落的意味。创业者彼此发生的互助仍然让人觉得这是一种健康的商业文化。创业科技博客社区StartupGrind每个月都会组织一两场邀请近期成功的创业者参加的炉边谈话(firesidetalk)。但在每次的正式炉边对话前,组织者一定会邀请几个近期正埋头研发产品的创业者登台演示他们的产品模型,然后让台下坐着的其他创业者为他们的产品、营销和设计提出改善意见。
上次我参加的Startup
Grind的活动邀请了目前较火热的图片分享应用Pinterest的创始人Ben
Silbermann。在正式的访谈前,组织者邀请了一家刚刚上线的创业公司Purple
Menu的创始人。这是一个旨在分享美食的交易市场,它的界面设很考究,但产品细节有点粗糙。演示结束后,台下的其它创业者从产品模型、推广手段和盈利突破各个方面提出了各种建议,甚至公开帮创始人介绍推广渠道。在我这个旁观者看来,这还是很让我感动的。至少创业者不会顾忌,当他把自己一个不成熟的产品模型公之于众的时候,会有人在私下里抄袭或使坏。

作者:陈周锡4499次浏览

作者:谢祖墀4540次浏览

作者:骆轶航1946次浏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