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二次创业、一手创办的星晨急便公司,深圳的治安要从根子上解决

铝道网】北京的一家咖啡店,是较近一个月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较常去的地方,在这里,他已经接待了无数批各种各样的人,有急着讨债的,有洽谈合作的,还有一些来出主意的老朋友。
一个月前,陈平经历了北京、上海等国各地多个主要运营地的“人去楼空”,自己甚至被冠上了“跑路老板”的称号,自己二次创业、一手创办的星晨急便公司,也一直被破产传闻缠绕。
“不管我有钱没钱,有能力没能力,这个月总要先给大家一个交代,把债务和账目搞清楚,毕竟牵扯到3万人的吃饭问题。”昨天,接受采访的陈平在电话那头,亮堂的嗓门与3年前初创星晨急便时如出一辙,完全听不出赔上自己5000多万资产后依然债务缠身的愁苦。
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陈平在中国这个混乱而潜力巨大的快递行业中的第二次折戟。在这位军人出身的企业家身上,一直充斥着创业的激情和变革的勇气,不过,与之相伴的则是激进与冲动,以及对风险充分评估的欠缺。
“星晨急便之殇,其实也可以作为一心想在中国的快递业分一杯羹的各路资本借鉴的样本。”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驱动下,要真正玩转快递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创业激情
1994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陈平,与其二哥陈东升(目前为泰康人寿董事长)各出25万元,创立了宅急送的前身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此前,他在部队度过了十三载的生活,军人出身的经历,也决定了陈平身上强烈的使命感和创业激情。
一位原宅急送的员工这样评价陈平:点子很多,市场意识很强,还很平易近人,但就是想到什么就要立刻去做,每次变革都有些过于着急。
比如在传统从事B2B递送的宅急送筹备上市并引进两亿元战略投资落定之前,看中了C2C小包裹递送前景的陈平,就匆忙启动了大刀阔斧的公司内部结构变革和规模扩张,结果金融危机的到来令引资和上市梦碎,变革和扩张带来的资金压力立刻凸显。
较终,宅急送被陈平的二哥陈东升、大哥陈显宝接管,而心有不甘的陈平,在2009年再次重整旗鼓,创建了全新的快递品牌星晨即便,并很快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注资。
收购梦魇
二次创业的陈平,依然保持着创业者的那份激情,以及快速扩张的胆量。不到三年时间,星晨急便就通过全国招揽加盟商,发展成为拥有150多个运转及分拨中心、3800多个网点的全国性快递企业,一切看起来还算顺利,直到与另一家民营快递企业开始一场“未婚同居”的婚姻。
2011年11月,通过与一家名为“鑫飞鸿”的华南快递公司签署收购协议,陈平原本希望通过后者的网络平台继续做大规模,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没想到不到四个月就被拖向了深渊。
“与鑫飞鸿的合并,董事会一直没有批准,因为这家公司背了4000万的债务几近破产。”陈平回忆,但当时的他看到的更多是鑫飞鸿在华东和华南的快递平台价值,他认为只要控制了平台,一切都好说。
当时的陈平,完全低估了整合的艰难。由于两家公司的文化完全不同,还有不少网点是重合的,在整合期间,两家公司都在抢单子,网点之间还经常会为争地盘吵得不可开交,较终,合并带来的协同效应还没看到,星晨急便已经出现问题。
如今,鑫飞鸿的创始人已经带着其部分管理层,加入了中铁物流集团旗下的飞豹快递,留给陈平的,却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债务。“现在鑫飞鸿的班车司机还在找我们讨债,可两家在法律上还没有真正合并,目前我已经请了律师,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陈平昨天说。
同时,陈平对记者透露,公司正在与新的投资者洽谈增资,目前参与洽谈的两家潜在投资者包括一家国外大型电商,另一家是房地产商;增资后,星晨急便原股东可能会出让控股权。

铝道网】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我就不说我自己的故事了。我觉得中国目前存在一个繁荣时代,比唐朝、宋朝的繁荣、康乾盛世的繁荣更加美好,其中的原因是中国历代的繁荣是来自于中国战争的减少,以及人口资源的增多等等,这次的繁荣是在人口,其中有一种力量毫无疑问是来自政府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在改革开放30年的状态下,持续稳定和繁荣,从政策上到体制上,尽管我们现在到体制和政策还有局限,以及我们进一步期待体制和政策的改革,但是毫不夸张今天这个局面,政府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政府本身想要一个社会这么繁荣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我们有第二个伟大的力量出现,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我们现在是靠前次真正把商业的力量当做力量来看待,作为改变中国,使中国真正繁荣、真正发展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力量来对待。在中国历史上,商人从来没有地位,但是在今天,商人是有地位的,尽管这个地位,我们认为远远不够,但是毕竟我们有了像柳传志这样的人物。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原因使商业不能发展。
靠前,是儒家精神所带来的商业冲突,因为儒家是讲究农业文化,跟西方的对等状态是矛盾的,所以在思想对等的时候,包括唐朝、宋朝、明朝,到后来的萌芽,跟中国后期严重冲突。
当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任何一个朝代都出现了一个局面,前面我们意识到中国古代的道德尽管有我们要继承的地方,但是由于农业时代已经过去,打破一些规矩,走向新的商业格局,刚才我们说到商业软实力,真正的软实力不是技术、不是人,真正的软实力是精神,包括公开、透明、契约精神,所有这些都需要社会共同遵守,企业家共同遵守,但是这些远远不够,有时候一个地方的书记一句话、政府一个政策就改变了现状,这是不对等的表现,但是商业的改造并且继承中间的改造,会带来新的真正长久的发展,我认为这是真正的软实力,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性的实力,对于这种商业的形成,对于这种商业软实力的形成,需要企业家和政府的共同努力。但是非常可惜的是,我们今天看到另外一种现象,这个现象从古代到现代都有出现,并且都没有改变过,就是如何防止政府和商人过份勾结,而这个东西一旦形成,就会带来社会分配的不公平,带来了对于其他人在商业分配过程中的不对等现象,所有这一切,我觉得都是现在中国商业社会要解决的问题。
站在未来看现在,中国正在面临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要不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商业力量和政府力量的合作,带来中国未来长久的,源源不止200年、300年的繁荣,在中国有一个特别伟大的特点,在中国几千年来禁止做生意,但是中国人特别有做生意的能力,甚至这种能力远远超过犹太人集团,当一个民自由商业,能够做商业的时代,都在通过这种商业进一步发展,而这种商业是民营企业,尽管国有企业对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但是我认为在未来对GDP的增长,以及创新的企业家精神作用更大的,应该是在民营企业家身上体现得更加持久,政府能不能够继续支持民营企业,是中国商业未来成功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条件。第二个条件是中国企业家面临的困难环境,中国的企业家总是把自己称为“企业家”,说到底就是在做生意,做生意说到条件就是有利可图,有利可图就是把利益较大化,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无数不想看到的现象,包括前段时间出现了毒胶囊事件,但是这也是必然的现象,包括苏丹红等现象都是在利和弊的发展中出现,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在一个落后的同业时代、商业时代走向商人时代,所以对商人不一定没有好处。让商人知道什么叫诚信经营,什么叫可持续经营。我们今天的会议让各位商人知道在商业的变革中间,要遵纪守法,每个人都是按照商业的变革在做事情,都是按照农业之道、商业之道在做事情,所以中国的商人离利益尽可能近一点,离政府尽可能远一点,这就是中国商人未来的希望。

铝道网】管理的本质是管人,更准确的说是管理人心;而营销管理的本质就管理“需求”,使企业能够得到快速、稳定、持续的发展。当今中国城市化水平不断提升,但在此过程中,矛盾也日趋激烈,城管和小贩的冲突已经常态化;大城市中的抢夺、抢劫、偷窃案件频频发生;社会上由于一些不公正的事件的出现,导致报复性暴力事件不断上演······
几年前,有人开玩笑说:除了伊拉克,世界上较危险的地方就是广州火车站。虽然是玩笑,但也反映出人们对于目前城市管理的失望和一丝无奈。
据南方日报报道:深圳市公安局长李铭在与政协委员座谈时说:“无业人员不清除出去,深圳没有太平。我们也在争取,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如果给我们依据,对3个月以上无正当职业的人,不租房子给他,请他回原籍。至少还有块地方。否则在深圳怎么生活?”
深圳的治安为什么乱,其根源究竟在哪里?
李铭局长认为,流动人口总量失控,具体管理缺位,是深圳治安的症结所在。深圳的治安要从根子上解决,就是要解决流动人口总量失控,无业人员长期在深滞留等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深圳治安永无宁日。
李局长说,2003年孙志刚事件之后,大城市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取消。2003年,深圳的人口是700万人,现在是1400万,平均每年增加100万,刚好翻了一倍。“每年增加100万,深圳有这么多工作机会给他们吗?”李铭说:在2008年,深圳的流动人口1100万。去年,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深圳的流动人口还是增加到1200万,又增加了100万。今年统计到现在,已经登记了1180万流动人口。采集率只有60%到70%。如果部采集,流动人口总数可能达到1300万。
他说:“一个城市,人口以每年100万的基数在增,怎么管?在香港,如果按照这个数据增加,比深圳还乱。”
这就是出自一个地方管理者的话语!佩服!!
广东的外来人口总量3000多万,是全国流动人口靠前大省。不可否认,流动人口使得城市管理的难度加大。
这些笔者也深有体会的,以至于都不敢去一些关外的某些工业区。前段时间,一个大学同学来深圳出差,住在关外某个工业区附近的酒店,笔者晚上真不敢前往去看他。因为开车去怕被抢车;坐公交怕在车上被偷被抢夺;下车后又怕被抢包、抢手机。记得有一次,在跟一个朋友通话时,突然没有了声音,过了几分钟,他用路边小店的公用电话打给我,说手机被抢了“一半”。我问他什么意思,怎么抢了“一半”?他说,手机是翻盖的,因为把手机的“下半部分”抓得很紧,只被抢走了屏幕,按键的那“一半”还在他手中。
由此可见,某些区域治安的混乱是怎样的“触目惊心”了。
局长所说的“无业人员”可能是这些事件制造者的主体——来到深圳找不到好工作或者找不到满意的工作,而深圳的生活成本又高,怎么办?两条路:一条是流浪、乞讨;第二条是铤而走险。来深圳打工的人群基本是年轻人为主,即使是成为了“无业游民”也很少会选择乞讨、流浪的,所以,一些人只能选择铤而走险了。为什么不回家?很显然,回家一样改变不了局面,请问,回家又能做什么呢?
难道来深圳打工之前,他们就想好了要铤而走险吗?显然不是。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这到底是谁的错?在建设和谐社会的关键时期,在我们伟大祖国的大好山河里,他们找不到工作,或者找的工作还不够糊口,那我们的地方管理者又怎么能把一切责任推给他们呢?
就算回到家里,遣返回原籍,但这些地方管理者们可以去看看现在的经济欠发达地区,那些村落、乡镇、县城,那些地方的治安现在是一种什么状况。难道还可以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问题总会有的,没有问题,没有矛盾,就不用城管和警察了,也就没有了发展的社会和世界。这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上较浅显的道理。
好,以下就营销管理来简单谈谈对城市管理的启示。
营销研究需求,营销管理要控制需求。

作者:陈姗姗 王丹波2580次浏览

作者:俞敏洪2107次浏览

作者:蒋军3131次浏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