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大家都认为转型和升级是并重的,我们逐渐发现了一个不为外界所熟知的海鑫和李兆会

铝道网】20世纪初期,美国食品安全状况很糟糕,1906年的一天,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看揭露芝加哥肉食加工厂的纪实小说,其中提到员工们将过了期的肉切成块制作成火腿肠,将洗脸洗手的水用作调味品等场景。
这让罗斯福恶心得大叫一声,把吃了一半的香肠“扔出窗外”。后来,罗斯福跟作者见面,推动通过《纯净食品与药品法》,并创建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前身。
一百多年后,复旦大学研究生吴恒从中获得灵感,将自己创办的有毒食品警告网取名为“掷出窗外”,汇总近年媒体报道的食品安事件,希望以此警醒民众,并推动食品安全问题逐步改善,早日解决。
初衷:不做旁观者,“做点什么改变现状”
“我火了”,在较新的博文中,27岁的复旦大学硕士生吴恒戏谑道。
去年春天,这个习惯“先斩后奏”的湖北小伙儿在父母不知情的前提下,将自己的硕士毕业时间推迟一年,在网上发帖,征集志愿者,要做中国较早的有毒食品警告网。
“我属于‘被关注’”,他所学专业、个人兴趣都与食品安全无关,直到去年4月,“牛肉膏”被曝光,他愕然发现自己也“中招了”——学校门口的牛肉盖浇饭可能用了牛肉膏,尽管同学提醒过价格太便宜不靠谱,但他从不相信会有假牛肉。
更加可怕的是,媒体报道此事后,他周围还是有很多朋友不知道,小店的牛肉盖浇饭销量并未受到影响。
他决定行动起来,将近年来的有毒食品新闻报道搜集整理,制作成“不良记录”,至少能给周围的朋友能提个醒,“做点什么改变现状”,而不是成为冷漠的旁观者。
1个多月的筹备后,6月17日,名为“掷出窗外”的有毒食品警示网正式上线,收录全国2千多条有毒食品记录,网友可根据省份、食品种类进行查询。
网站的日访问量多数时候保持在一二百左右,不少来自认识的亲朋好友。为了省钱,吴恒选择跟人合租服务器,每年费用在300元左右。
而在接受采访的当天凌晨,吴恒忙到凌晨3点多,正要关闭电脑前却发现志愿者小白还挂在线上,问及原因,对方称“流量问题没解决,我睡不着。”
这几天,又有十几名网友向吴恒主动请缨,希望参与到网站建设中,其中不乏IT从业人员,“核实身份后,应该都会吸收。人手增加后,网站更新的频次也能提高”。
希望:被政府“约谈”看到曙光
但很多问题仍在重复出现,几年前写过的文章,放到如今仍然适用,吴恒经常会产生无力感,“做了很多事情,对现状没有改变”。
吴恒并没有因此而否定自己,他给网站的定位是“抛砖引玉”,希望浏览过网站的网友能产生震惊感,从而真正关注这方面的问题,集思广益,推动问题的真正解决。
“麻木是较可怕的事情”,他坦言,网站制作并不精良,集中展现的负面信息,对网友缺乏长久吸引力,很多人对网站只是三分钟热度。
但毫米的推进也是进步,即使网站只争取到“三分钟”,也能在访问者的心中撒下种子,等待时机成熟时自然会开会结果,能促动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动食品安全问题的改善。
跟很多年轻人一样,吴恒曾经迷茫过,去年春天,他纠结于继续深造还是工作,实在拿不定主意,索性推迟毕业,拿出一年时间好好写论文做网站。
如今,迷茫终于消散,他明白,选择好读博的路,就要坚定走下去,而网站也不会放弃,因为这“关乎责任”,好在日常维护也不会耗费太多时间。
事实上,曙光已经出现。5月4日,上海地铁10号线中,他挤在下班人群中,从豫园去南京东路,手机响起,是陌生的座机号码,对方是上海食品安全委员会,表示希望在5月中旬,约他一起聊聊。
广告牌灯箱明暗交替中,手机信号时强时弱,这通电话持续了10分钟,挂断后,吴恒忍不住兀自微笑起来,“机会太难得了,我要好好准备,完成使命”,从唤醒民众到获得与政府部门对话权,吴恒觉得很欣慰,“国家在进步,能这样听取民众的声音”。

铝道网】31岁的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的答案无疑会百味杂陈。从他形象的变化可窥一般:十年前的李兆会留一头长发,朋克范儿十足;现在,则皮肤黝黑,板寸头,经常表情严肃。
2003年因父亲李海仓被枪杀身亡而意外接手海鑫集团,李兆会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他似乎没有对父亲的钢铁生意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十年来,在维持钢铁家业的同时,他转身来到北京做起了投资客。
尽管多年低调,2012年李兆会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外界、尤其是娱乐界津津乐道的对象,一是结婚两年便与演员车晓离婚,二是违规套现山西证券股份。两大事件将这位曾经较年轻的胡润榜富豪再次推向公众视野和风口浪尖。
接班十年,李兆会都做了些什么?他有没有重振父辈的荣光,将企业发展到新的高度?他成了什么样的人?还有一系列问题可以追问。
本刊曾在十年前做过报道《海鑫卅日:一个企业的继承》,真实而完整地展现了李兆会在李海仓遇害后的接班故事。如今,我们重新追问海鑫,试图还原十年间一个企业继承人的成长史。从22岁仓促接班,到站稳脚跟、重掌大权,入股民生银行进军资本市场,海鑫钢铁和其“富二代”带头人李兆会的故事跌宕起伏。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逐渐发现了一个不为外界所熟知的海鑫和李兆会。
“空巢”海鑫
车行驶在山西运城机场高速上,沿途都是低矮的村庄和大片田野。薄暮中,显眼的是海鑫集团大厦,周围的一大片工厂仍然在夜色中吞吐着浓烟。这是海鑫集团在2003年遭遇其创始人李海仓枪杀案件后的新办公大楼,十年来一直在此。
海鑫坐落的川口村,用“野草、荒烟”形容恰如其分。海鑫所处地方之偏僻,正是其发展壮大的主要阻力。“山西较大的民营企业”海鑫25年来并未改变这个村庄的面貌,甚至从川口村通往大路的小道还是布满了泥土和深深浅浅的杂草,农村常见的拖拉机和摩托车不时呼啸而过,掀起一片尘土。
尽管只有一墙之隔,川口村的村民和村委会主任提起海鑫一脸漠然,“我们这几年基本没与海鑫打过交道。”十年来,这家企业深居山西腹地,自李兆会接班以来几乎从未接受过任何采访。就连当地政府官员都很难见上李兆会一面,“我们县长曾经想拜访李兆会,较后都没有成行。李兆会自从接手海鑫以来每年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闻喜县委宣传部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
所有人都找不到李兆会。记者遇见一名专门做催债生意的当地人,他记不清有多少人指名道姓要找李兆会了,甚至有人放话要悬赏100万元寻找李兆会,重奖之下却没有出现勇夫。据悉,李兆会有专属的私人飞机,每次来闻喜县都将飞机降落在运城的机场,因此很难知道他的行踪。
“李兆会这几年来基本就是挂个名,他的兴趣根本不在钢铁上。”采访中,不止一位海鑫员工向记者表示。较初,得益于爷爷李春元的支持和李海仓生前对企业的绸缪,李兆会接手海鑫钢铁靠前年,海鑫完成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成为海鑫发展较迅速、较好的一年。
其后,李兆会专心解决“夺权”问题。海鑫内部人士透露,在爷爷李春元的支持下,李兆会先是将创业元老、海鑫集团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辛存海调离权力核心,之后,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被巧妙地“赶走”,代价是海鑫钢铁旗下的一家水泥厂归其所有。较后,李兆会将自小与其亲近的六叔李文杰带进海鑫,随后几年一直担任海鑫集团总裁,成为李兆会的心腹。
2009年,当海鑫深陷金融危机遭遇停产时,李文杰还对外放出豪言,“三年内要做到营收超300亿”。但三年过去了,李文杰却悄然离开了闻喜县,去汉中发展矿产和房地产生意,当年的口号已无人提起。
据调查,海鑫现任总裁为原来分管生产的常务副总裁陈金发,非李氏家族的成员。之前,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也常年呆在海鑫,负责海鑫的财务工作,但春节以后也发生了变化。“原来集团进出的财务都是由李兆霞掌控,没有她的签字批不了钱,但过完春节后这一规定取消了,李兆霞现在常年在上海。”海鑫集团一名员工表示。
随着海鑫集团的核心管理层李文杰、李兆霞相继撤离,李兆会又以北京为主要据点,曾经盛极一时的海鑫集团在闻喜的总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巢”。
“中层领导都是李氏家族的外戚把持,李兆会又常年不在海鑫,对企业的掌控力非常小。”该员工透露,海鑫较大的问题在于“群龙无首”,又没有制度保证,所以腐败丛生。
“海鑫这十年来的发展,一直是比较痛苦的。”上述闻喜县委宣传部官员告诉记者,“现在企业较大的困难是凝聚力出了问题,处于阵痛期。”
闻喜县一个中式四合院,曾是李兆会爷爷李春元的住所,现在已经人去楼空,门前的庭院落满了灰尘,门口的春联也只剩下了一半。邻居表示,李春元离开闻喜去了太原。

铝道网】联商网博客正在发起一场《零售转型之我见我思》的征文活动。转型一词在中国叫得非常响,媒体出现频率非常高,并且各行各业都在谈。更多的是谈论转型升级,看来大家都认为转型和升级是并重的。就珠三角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实践来看(应该是走了一些弯路),人们似乎都把着眼点放到转型上,而忽略了升级。转型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放弃传统产业,而应该是增加科技含量、提高服务质量、提高管理水平。转型我并不反对,中国的各行各业管理升级比转型更迫切,零售业更是如此。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既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看问题,也是站在管理的角度谈行业。
我既为几家零售业做过咨询服务,也是零售业消费的常客。中国的三大直辖市我都有暂住的经历,沿海广州深圳我生活了十几年,总体感觉是,国内大部分地区服务水平都不理想,就连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服务水平令人满意的超市、商场也是凤毛麟角,仅就我较近在上海某大型超市的陪购经历就可见一斑。
太太新到上海,晚饭后陪逛超市就成为我的选修课。真不凑巧,四月中旬接连碰到了几件不愉快的事情。上海糕点很有特色,靠前次买的吃完了,本想第二天再买,想不到竟然让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幕:营业员正在糕点柜旁边擦拭皮鞋,作呕的感觉都有了,哪里还敢再买?过了几天,忘记这事了,还想再买糕点,结果又看到同一位大嫂在糕点柜旁边整理芹菜,脚还踏在柜台垫板上面,她的举动又勾起了我们不愉快的记忆,购买欲望又被无情地扼杀。第三次,太太想学点知识,她对上海话“地力”是什么不清楚,问一位正在理货的营业员,得到的回答是:字写那么大,你不会看啊?!虽然她没有高高抬头,可是她瞪眼与不屑的表情却被我一览无余,我拽着我太太的衣服角赶紧走开了……
这是一家有十几辆免费接送购物车的超市,规模有多大,不用我说,朋友们也应该猜得到。我们也到过一些规模中等或更小的超市,服务水平更差。就我们的经历来看,天津、北京也比上海好不到哪儿去。广州深圳的服务水平还是比其他在方要好一些。就我们的经历,超市服务水平较好的是黑龙江鹤岗市的比优特商贸公司。怎么好,我不讲,从竞争对手的反应,朋友们就能知道端倪。大润发等零售巨头一直看好这个边陲资源城市,但都感到超越比优特的可能性不大,而迟迟没有进驻。这家企业的服务水平五年前已经具备国内一流水准——员工在规范化的管理体系内积极主动工作,所有员工付出都与收入成正比,员工潜力的激发让老板比王石还潇洒。这既让我看到了管理的力量,也发现了传统行业管理升级的巨大空间。
结合珠三角制造业转型的教训,我感到零售业管理升级、服务升级是当务之急。零售业本身就是永不过时的产业。转型倒是那些经营无方、服务水平低下的企业的必然选择——活下去都存在问题,难道不转型等死不成?

作者:匿名2823次浏览

作者:邹玲6913次浏览

作者:张国祥1915次浏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